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五十八章 部务会风云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魏龙出去后,郑义平拿起资料看了起来,所有资料都证明了一点:那就是楚天齐没有请假。这件事可大可小,但问题的关键是楚天齐究竟去干什么了?有没有合理的解释,是否情有可原?他什么时候能回来?

    正在这时,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,郑义平拿起话筒:“冯书记,是我。有这么回事。我正在了解,好的,我们开会研究一下。”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郑义平拨出了一串号码,说道:“两点半开会。”

    “猎豹”车一直没有修好,雷鹏一个劲儿的骂娘,楚天齐反倒挺平静,他心里想着“反正也耽误了”,还一边解劝着雷鹏。

    直到中午的时候才来了一辆车,把熄火的车用绳子拴在这辆车上,留一名警察上了熄火车,掌握着方向。楚天齐等三人上了新来的车。本来路就不好走,结果这样更慢。

    下午两点的时候,车子才驶进公安局大院。楚天齐随雷鹏来到楼上办公室,雷鹏要楚天齐先等一会儿,他去向局长汇报一下情况,顺便给楚天齐开个协助办案的证明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有人给楚天齐送来了一桶方便面,他狼吞虎咽吃了起来。方便面吃完了,雷鹏还没有回来,楚天齐预感到事情可能有变化。

    下午两点半,六楼第三会议室,部长办公会准时召开,这是一次临时召开的办公会。是由郑义平提议的,但这不是他的本意。他本来是想等着楚天齐回来后,先叫过来问一下,看看是不是事出有因。当然要是楚天齐没有回来,那就另当别论了。

    郑义平虽然没有见过楚天齐,但他对楚天齐的印象不错。做为组织部长,他对治下的基层干部不可能全部了解,但对一些比较突出的苗子还是会多关注的。楚天齐处理上访事件,解决养殖户还款,引来有机西芹项目,这些都有人向他做过汇报。

    郑义平还知道,赵书记对楚天齐青睐有加。楚天齐两次与县委书记相见,更是被传的神乎其神,尽管有些夸张,但足以证明赵书记对他印象不错。这次楚天齐被列入科级后备干部,虽然有自己的坚持和以前部务会议记录,但还是赵书记力排众议,亲自拍板定下了他,足以看出对他的重视。

    郑义平也是靠能力从基层一步步走上来的,他知道做基层工作很难,理解楚天齐的不易。同时也要考虑赵书记的意见,所以他想着冷处理更好一些。

    谁知,魏龙前脚刚出去,县委冯副书记就打来电话,要求尽快处理这件事情。做为主管组织工作的副书记说话了,郑义平只得先同意开会,但在开会前,他告诉秘书,一旦楚天齐回来马上让他到会议室。他想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。

    郑义平主持会议:“同志们,今天是一个临时会议,有一件事需要议议,先让魏副部长介绍一个情况。”

    魏龙清了清嗓子,说道:“部长,各位同事,事情是这样的。全县科级后备干部培训的事,县领导非常重视,昨天党委、政府几位主要领导同志都出席了开班仪式,郑部长还亲自主持了仪式。为了让这次培训圆满、成功完成,组织部各部门人员联动,牺牲了周末和其它休息时间,做了很多工作,才有了一个良好的开局。”

    郑义平点了点头,以示认同,但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今天早上,我到培训现场巡视,工作人员向我汇报,参加培训的后备干部独缺一人,就是楚天齐。”魏龙娓娓道来,“本着对同志负责的态度,我要求他们不要声张,并询问我们的工作人员‘他是否已经请假’,得到的答复是‘没有’。我让培训继续。然后我安排人询问了会务组其他同志,他们也说楚天齐没有口头请假,更没有请假条。同一个宿舍的人也证明‘到宿舍后就没见过楚天齐’。

    后来得到会务组同志的汇报,饭店录像上显示,在半夜十一点多的时候,楚天齐和几个人出了饭店。在录像上还发现,有一个女子和他有过接触,此女子是饭店前台经理岳婷婷,曾进入楚天齐房间一个多小时。可我们的人询问她去房间干什么,她只说是‘聊天’,而且在她刚刚进入房间后,门外就有几人追到,驻足了几分钟才离去,这不得不让人联想和怀疑。该女子也不能证明楚天齐的去处。因此,可以断定,楚天齐失踪了。部里应该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家听明白了吧。”郑义平打断了魏龙的话,“都说一说,看能不能找到一些头绪,或者是什么特殊情况。”

    众人感觉部长话里透出的意味,和魏龙想表达的意思不一致。于是,都不愿意先说话。沉默了一阵,被点到名了,才不痛不痒的说着一些模棱两可的话。

    就在楚天齐等的心焦的时候,雷鹏回来了,一看他的脸色,就知道不顺利。

    “哥们,事儿呢有点岔口。”雷鹏黑着脸苦笑道:“今天抓回来的肖金柱,经过抽血化验是吸*毒人员无疑,他也承认了。只是对于毒*品的来源不肯交待,总是装呆卖傻,说交货时对方遮着面没看清楚,平时总是电话联系。就在刚才又有了一个意外发现,本来肖金柱在几年前就被列入了吸*毒人员黑名单,现在在吸*毒人员数据库却找不到他的档案,所以我们怀疑是有人动了手脚。因此里面可能牵扯着更复杂的东西,为了挖出大鱼,局领导指示现在一切保密,也就不能给你出证明了,就是你连参加这件事的事也不能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*操”,楚天齐爆了一句粗口,“这叫什么事?你们要保密、要逮大鱼,就让老子吃瓜落。”

    “哥们,这事都怪我,我也没想到是这样。”雷鹏陪着笑脸,“不过,局长说了,等到案子破了的时候,一定会给你请功。哥们你就先暂时委屈一下,唉,都是我害了你呀。”

    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楚天齐还能说什么,只好反过来安慰雷鹏:“没什么,回去领导批评几句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急着要回去,雷鹏只好把他送到了玉赤饭店。下了车,快速冲进饭店大堂,正要上电梯,有人叫他:“小楚,小楚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回头一看,是组织部综合干部科的李姐。

    “小楚,你去哪了?领导发脾气了,郑部长秘书让你回来后到他那里。”李姐的脸上满是关心之色。

    “好吧”,楚天齐答应一声,急忙又出了饭店大堂,向县委大院走去,身后是多道异样的目光。

    楚天齐边走边想着:该怎么办?实情一个字不让提,能怎么办?只能态度端正多承认错误,争取一个最好的结果吧,实在不行当众做检查也得做。

    很快,楚天齐来到县委楼五楼,这个楼层都是县委常委在办公。楚天齐没来过,在楼层转了一圈,正考虑着找人问问。这时一间办公室门开了,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探出头问道:“你找谁?”

    “我找郑部长秘书。”楚天齐赶忙回答。

    小伙子上下打量了楚天齐一番,皱着眉头问道:“我就是。你是楚天齐?部长让你一到这里就去六楼第三会议室,直接进去。”说完,小伙子闪身进了办公室,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还去会议室?搞什么名堂?楚天齐不明白。

    此时,会议室内魏龙还在慷慨陈词着,其他部务委员,几乎都成了摆设。

    “按说呢,刚刚参加工作半年,就被列入科级后备干部行列,应该珍惜才是。可此人在这么重要的培训会上不辞而别,对这么大的荣誉不知道爱惜。充分说明,他没有任何大局观、荣辱观,连最起码的公务人员基本素质都不具备,根本就不配待在公务人员队伍,更不要说是做为科级后备干部培养了。这件事非常恶劣,在培训人员当中造成了非常大的震动,对培训工作造成了非常不好的影响。就是县里领导都颇有微词,县委冯副书记也知道了,他指示我们要严惩不怠。”

    魏龙的话很重,这分明是给楚天齐判“死刑”了。

    郑义平脸上出现了怒意,魏龙说话重是一方面,更重要的是魏龙太有些自以为是了。

    “魏龙同志,我要提醒你一下,首先摆正你的位置,你只是一个副部长。众位部务委员都在这里坐着,谁赋予你权利代表大家下结论?还有,我们现在是部务会议,谁也不能随便代表组织发号施令。再说了我也是县委常委,还是主管干部的组织部长。”郑义平说话时,霸气侧漏。

    参会人员都感觉到了郑义平此话的份量,魏龙更是明白了意思。首先就是告诉魏龙不要越位,隐含意思就是“你难道想要夺权”?同时警告魏龙,不要拿冯志国吓唬人,他代表不了组织。并且,我郑义平才是主管干部的领导,副书记还隔着层呢。

    郑义平威严的盯着魏龙,会场充满了“*”味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会议室外传来敲门声。得到里面允许后,楚天齐走了进来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