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五十七章 失踪风波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耳中不时传来雷鹏的呼叫,楚天齐没有回答,干脆把耳机取下放在衣服口袋里。他迅速从大石后转到了山洞右侧,背贴着石壁向洞口移动。洞口越来越近,忽然寂静的耳畔传来浓重的喘息声,楚天齐停下脚步,仔细倾听,里面还夹杂着压抑的*声,声音就来自山洞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下子心跳加速起来,心情很激动,他平静了一会心情,耳旁的*声越来越大,几乎在喊了。他不再等待,右手拾起一块石头猛的扔向洞口另一侧,就在石头落地的一刹那,左手拿着对讲机,迅速闪进洞中。就在他左手砸下的一刹那,忽然停在了半空,他看到了怪异的一幕,。

    山洞很浅,两米多深的样子。地上躺着一个人,上衣敞开,手刨脚蹬,胸膛上已经布满长长的血道,口中发出一声声的号叫。

    这和自己想象的完全是两回事呀。楚天齐想着应该是这样的情形:洞里一双警惕的眼睛紧紧盯着外面,一个全身戒备的男子双手握枪,最起码也要拿着刀子。在听到声响的时候,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正是基于这样的分析,楚天齐才扔出一块石头,以期让对方开枪,然后自己利用这个间隙欺身而进,对讲机直击对方头部。可是眼前的情形却是出乎意料。

    当楚天齐看到此人左脸上的紫色胎记和黑毛的时候,迅速放下左手的对讲机,右手从腰间解下手铐,双手麻利的给对方戴上,楚天齐长呼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趟在地上的男人,已经不再手刨脚蹬,发出一句“我是玉皇大帝”的声音,口吐白沫,闭上了无神的双眼。楚天齐也猜出了为什么这个人会这样了,他没有慌张,从地上捡起对讲机呼叫雷鹏。

    雷鹏听到楚天齐说出的话,高兴的大喊:“太好了。你在什么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在你的右侧,我出去你就能看见我了。”楚天齐边说边向外走去,到了外面的一个高处,站了上去。

    雷鹏看到向他招手呼喊的楚天齐,急速向这里赶来,好几次差点摔倒,很快和楚天齐会合。雷鹏来到洞中,确认了此人就是肖金柱,看着地上男人的样子,他知道这人是毒*瘾发作后的表现,当他听楚天齐说了事情的经过,也觉得好笑。雷鹏在肖金柱的裤子口袋里搜出了一把手枪,对楚天齐说道:“哥们挺悬的啊。”楚天齐暗自庆幸。

    二人架着肖金柱向洞外走去,迎面碰到赶来的刑警,他们是接到了队长“已经发现目标”的呼叫后赶来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抓住的嫌疑人?”一名刑警问道。

    雷鹏正要回答,楚天齐抢过了话头:“是雷队长顺着脚印找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队长就是厉害。”众刑警拍着马屁。

    雷鹏感激的望了楚天齐一眼。

    把肖金柱交给了其他刑警,雷鹏和楚天齐走在后面,他说道:“哥们,你为什么说是我抓住的嫌疑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不过是凑巧碰上了,自己又不吃警察这碗饭,因此说嫌疑人是你抓住的更合适。”楚天齐回答的轻描淡写。

    雷鹏知道楚天齐这是把功劳让给自己了。

    “唉呀,已经快九点了,培训都开始了。”楚天齐想起了正事,很着急:“赶紧把手机给我用用,我得请假。”

    雷鹏把手机递给楚天齐,楚天齐接过来,拨打着会务组留下的电话。悲催的是,手机没有信号,根本就打不出去,又换了几个位置,还是一点信号都没有。也不奇怪,青牛峪乡的信号有时都比较弱,山沟里没有信号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众人带着肖金柱下了山,经过圪梁村,到了“猎豹”车前。期间在经过圪梁村时,有的村民看到了被抓的肖金柱,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,只是喃喃自语:“肖老太太”心静了。

    众人互相对望了一眼,全都哈哈大笑起来,这些人哪还像警察呀?全部都成了“泥猴”了。楚天齐上了雷鹏的车,肖金柱被放在了后面车上,两辆“猎豹”出发了,雨已经小了,但泥泞不堪的小路更加难走。

    楚天齐试着用雷鹏的手机拨了很多次,依然是没有信号,车子像蜗牛一样行进着。忽然车子熄火了,后面的车子也跟着停了下来。雷鹏和两名警察下车弄了半天,车子还是打不着,只好让后面的车押着嫌疑人先走。

    雷鹏和两名警察继续鼓捣着车,楚天齐拿着手机走出很远,没有信号,又爬到高处拨打,还是没有信号。没办法,回去再向领导说明吧,肯定要挨批评了,弄不好再来个当众做检查,可要丢人丢大发了。

    雷鹏看楚天齐心情不太好,就安慰道:“哥们,培训请假的事你放心,回去局里给你出个证明,你不但没有过错,可能还会被表扬呢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心中暗道:“但愿吧。”他心想大不了当众做个检查就行了吧。可事情并不像他想的那样简单,因为他的突然“失踪”已经引起了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今天是科级后备干部正式培训的第一天,规定是八点半正式培训。所有参加培训人员都很兴奋,更重要的是想给领导和培训老师留下好印象,早就把自己打扮的精精神神、收拾的利利索的,提前三十多分钟就到了培训教室。

    培训教室用的是玉赤饭店的多功能厅,厅内设施、灯光、音响设备都很先进,室内的三块LED屏上已经打上了此次培训的大标题——“玉赤县科级后备干部培训班第三期”。

    八点十五分开始点名,当工作人员点到“楚天齐”时,连点三遍没人答应。正赶上副部长魏龙到现场巡视,工作人员向魏副部长汇报,魏龙询问了工作人员一些情况后,指示点名继续,这事由他来处理。

    魏龙出了多功能厅,就向县委大院走去,他现在心情特别好。他看不惯楚天齐这个人, 可姓楚的“瞎猫碰上死耗子”,处理了贷款难题,引来了蔬菜项目,甚至得到县委书记青睐,还把他列入科级后备干部。

    当然了,在楚天齐列为后备干部这件事上,部长郑义平也是推波助澜。魏龙心中已经有了主意,脚下步履更加轻快。

    魏龙急匆匆进了县委大楼,径直到了五楼,来到部长办公室外面,举手就要敲门。忽然,他的手停在半空,又慢慢放了下来,毅然离开五楼,回到四楼自己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宁俊琦昨天一直忙着,整夜没有睡上觉,好不容易在今天早上八点返回乡里。她进到办公室里间,关掉手机,倒头便睡。

    “叮呤吟”,外间办公室电话响了,把刚刚入睡的宁俊琦惊醒过来。她本来懒得去接,只是铃声就那样顽强的一遍遍叫着。她揉了揉惺忪的眼睛,趿拉着拖鞋来到外间。

    “喂,哪位?”宁俊琦的声音有气无力。

    电话里静了几秒钟,传出组织部副部长魏龙的声音:“宁乡长,怪不得楚天齐那样无组织、无纪律,看来是上行下效呀。听话音,你还没睡醒呢吧?手机也不开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听出了魏龙的声音,忙说道:“魏部长,对不起,我昨天一夜没有休息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不要说了。”魏龙不耐烦的打断了宁俊琦的话,“楚天齐回乡里没有?他去哪里了?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在组织部开会培训吗?一直没有回来,更没有往回打电话呀。”宁俊琦极为不解。

    “哦,他‘失踪了’。” 魏龙说完,“啪”的一声挂掉电话。

    宁俊琦一头雾水,手中兀自抓着话筒,喃喃自语:“难道他真的失踪了?”她一下子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魏龙看着手中的一沓资料,会心的笑了。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收集整理,这次是证据确凿,我看他郑义平还怎么偏坦姓楚的,就是赵书记只怕也不能太过分了吧。

    为了稳妥起见,魏龙先到了冯副书记办公室,进去足有半个小时才出来,只是他的表情看起来并不轻松。他又径直来到郑部长办公室外,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“进来”,里面传出郑义平的声音。

    魏龙推门走了进去,他平时不愿意到这里,因为他总认为自己才应该是这间房子的主人。可是现在倒好,不但没有成为组织部一把手,就连自己这个排名第一的副部长,一直也没有得到一纸明确“常务”的文件。

    郑义平看到进来的是魏龙,也有些惊讶:“老魏呀,快坐。你可是‘无事不登三宝殿’呀?今天怎么有时间了?”

    魏龙气定神闲的坐在郑义平对面的椅子上,面色沉重的说:“部长,出事了,出大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郑义平心中一凌,不过语气还是那样沉着。

    “有一名科级后备干部‘失踪’了,他叫楚天齐。”魏龙说话时用眼睛盯着郑义平,他希望从对方的脸上发现点儿什么,可是,令他失望的是,那张脸没有任何变化。魏龙把手中的资料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郑义平抬头看了一眼魏龙,没有接资料:“先放这里吧,我看看再说。”

    魏龙心中暗骂“装什么大瓣蒜”。还想说点什么,见郑义平挥了挥手示意他出去,他只好悻悻的向外走去。临出门时,魏龙问了一句:“部长,报警吗?”

    郑义平头也没抬: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魏龙明白郑义平不想把事情扩散,张了张嘴,什么也没说,开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魏龙回到办公室,直接拿起电话拨了出去:“冯书记……”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