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五十九章 直接开除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进入会议室的楚天齐,吸引了所有与会人员的目光,人们的脸上充满惊诧、疑惑。当然也有人幸灾乐祸,那就是魏龙,他正用戏谑的眼神瞅着楚天齐。

    这就是那个上任之初平息上访、月余时间圆满解决还款、最后成功引入致富项目的楚天齐?这就是两次勇擒“狗二横”、逼着常务副乡长当众道歉、备受县委书记青睐的楚天齐?除了魏龙外,现场众人对楚天齐是“只闻其名,未见其面”,今日一见真是大跌眼镜。笑话,这是什么青年才俊?这活脱脱一个社会盲流嘛!

    楚天齐此时的形象确实狼狈:白半袖皱皱巴巴,上面还有一些绿色的印迹;蓝色长裤上满是泥巴,左边裤腿还挽起半截;黑色皮鞋成了泥疙瘩,几乎看不出本色;蓬乱的头发上,依稀可见小的泥块。

    看到楚天齐这个样子,郑义平气不打一处来。但想到县委赵书记是一个很有眼光的人,他看上的人应该错不了,今天肯定是事出有因了,郑义平正要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这时,魏龙突然抢先站了起来,面带着玩味笑容,他用手一指楚天齐,说道:“部长、各位同事,我来介绍一下,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楚天齐同志,青牛峪乡乡长助理,玉赤县科级后备干部,玉赤县耀眼的政治明星。大家都没有见过他,我和他有过几次接触,这是一个很“有特点”的同志,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魏,你坐下吧,大家都知道了。”郑义平听出了魏龙话里的意思,明摆着是在寒碜楚天齐,但同时也间接削了赵书记的面子。魏龙故意把“有特点”三个字说的很重,后面还不知道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,他必须阻止。

    郑义平现在觉得魏龙越来越不像话了,现在是我这个部长在主持会议,你总是喧宾夺主,我的威信何在?他就这样用双眼瞪视着魏龙,魏龙不甘心的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楚天齐,这里是组织部部务会议现场,在坐的都是部务委员,今天开会就是因你而起。你做为科级后备干部,在正式培训的第一天就无故缺课,现在还弄成这个样子。你要给我们一个合理的理由,如果确实事发突然、情有可原的话,部里会酌情处理。否则……先这样吧,说说你的理由。”郑义平看着楚天齐的样子,微皱眉头,说的比较缓慢。

    郑义平的话听起来说的倒也客观公正,但大家都不是傻子,尤其魏龙更是不满。其实郑义平的话就是在引导楚天齐,说其他的没用,只要把没有请假无故缺席培训的事解释清楚了,那就好说。

    如果说不清呢,郑义平用了一个“否则”,后面没有说出来,这也是留了一个余地,给楚天齐也是给自己留一个余地。

    楚天齐当然明白郑义平的苦心,可是他说出的话,却让郑义平很无语:“郑部长、各位领导,我是楚天齐,这次确实是我的不对,我向各位领导道歉。”说完,深深鞠了一躬。然后,接着说:“我没有请假、无故缺席培训的确有原因,而且也确实是不得以的情况下,可是我不能说。”

    “嗡”,听到楚天齐的话,众人都是一楞,然后相互之间轻声问着:“为什么”、“为什么”?

    郑义平拿起水杯,“咚”一声放在桌上,众人都停止了说话。他看着面前滑稽的楚天齐,压着火气说道:“哦,还不能说,难不成还能涉及到国家机密不成?”

    “也差不多吧,是得保密,反正到时候才能说。”楚天齐说的很认真。

    “你,你出去吧,等候处理。”郑义平恨不得给楚天齐一拳,太气人了,为了防止楚天齐后面再说出什么“惊人之语”,干脆把他先赶走再说,其实还是在保护他。

    魏龙不甘心就这样放走楚天齐,正要开口,看到郑义平的脸上阴云密布,嘎巴嘎巴了几下嘴巴,终于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楚天齐听到郑义平的话,顿了一下,拉开门走了出去,里面众人的目光也跟着他移动,只到会议室门再次关上,才收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会议室又一下静了下来,一分钟,两分钟,五分钟……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众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。只见魏龙站了起来,右手抚在桌面上,手臂好像也在颤抖着。停顿了几秒,他才开口:“部长、各位同事,对不起,我不该拍桌子。只是我太气愤了,我生气不是为自己,是替党组织、替我们整个部委生气。

    大家都看到了吧?这是一个什么人?他眼里还有大家吗?还有组织吗?形象邋遢、出口狂傲,还说什么‘保密,到时候才能说’。多会是时候?跟谁说?组织部就是党员干部的家,部里的领导成员又都在这,他不说分明是瞧不起大家,当然了他也没有合理的理由,肯定是出去鬼混、打架斗殴了。

    如果做错了,坦诚承认一下,毕竟是年青人嘛,怎么着我们也得给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吧。可现在他错上加错,隐瞒、欺骗、对抗组织,这还够格做一名公务人员吗?组织还能继续容留他吗?我们应该拿出点措施了,否则,人人效仿,那将危急到组织,危急到党的事业,‘千里之堤毁于蚁穴’呀。”

    魏龙慷慨陈词后,坐了下来,身体兀自抖动不已,给人的感觉是气的够呛,其实是他故意这么做的。连魏龙都佩服自己演技高超,当然了一开始的手臂颤抖也是真的,只是不是气的,而是因为太兴奋了。他兴奋的是姓楚的给了自己这个打击报复机会,以至于手拍下去的时候用劲太大,自然就疼的颤抖了。

    有魏龙开了头,其他部务委员也纷纷发表意见,都建议严肃处理楚天齐。他们倒不是要和魏龙站在一边,只是他们也觉得楚天齐今天的表现分明就是眼里没有他们,这么狂傲的小子自然要教训一番,只是他们没有魏龙说的那么露骨罢了。

    众人都在等着郑义平的发言,因为他才是在座各位的老大。虽然魏龙的意思很明确,但大家都知道从郑义平嘴里说出的话才为准。时间一下子凝固了,郑义平也在思考着,到底该怎么办呢?

    魏龙的手在桌子底下动了几下,谁都没有注意到,这是他和冯志国约定的暗号:如果他这里进展不顺,就给冯志国拨打一下手机。

    楚天齐离开会议室后,直接回到玉赤饭店自己住的房间,进到洗手间时,从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的“尊容”。这是我吗?这是他的第一反应,然后低头仔细一看,不是自己又是谁。怪不得会议室里的人都像看怪物一样,盯着自己呢。管他呢,反正也这样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急忙把裤子和鞋收拾了一下,半袖直接洗了晾了起来,痛痛快快洗了一澡,感觉身上舒服多了。这次出来,以为就开一天会,也没有准备衣服,只能这样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感觉自己这次要麻烦,可事已至此,也只能听天由命了。昨天一夜没睡,加上刚洗完澡,感觉特别乏累,直接躺到床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组织部部务会议一直开到五点多才结束,形成了几条处理意见:一、撤消楚天齐科级后备干部资格;二、撤消后备干部资格决议全县通报;三、给予楚天齐口头警告一次。

    这个处理决定,让魏龙非常不满。本来应该立刻按照处理意见执行,魏龙却以时间已晚为由,推到明日执行。他心里还在期待着奇迹发生:希望县委指示开除楚天齐。他第一时间就把消息告诉冯副书记了,可是到现在还没有回音,难道是冯书记没有听到?

    郑义平知道魏龙的伎俩,没有点破。他也希望有一个缓冲时间,看看赵书记有没有进一步的指示。毕竟楚天齐列入科级后备干部是赵书记点的将,他已经把楚天齐的事提前向赵书记汇报过了,当时赵书记只是说“等楚天齐回来再说”。

    其实,魏龙在开会时偷偷拨打冯志国的手机时,冯志国第一时间就听到了,他当时就在书记办公室。他们正在召开书记办公会,县长艾中强也在,会议议题已经讨论完毕,县委书记赵中直正准备结束会议。

    冯志国说了话:“赵书记,有件事需要向你汇报一下。”得到允许后,冯志国讲了楚天齐的事情。

    赵中直听完后,问道:“冯副书记,你的意见呢?”

    冯志国咳了两声,斟酌着语句:“做为科级后备干部、做为乡长助理,楚天齐在关键时刻无故缺席培训课,他这种行为……”

    “冯副书记,一会儿我还有一个接待,你直接说意见。”越中直打断了冯志国的话。

    冯志国对于被中途打断说话非常不悦,不过还是说道:“直接开除。”

    “哦,开除?依据什么?”赵中直反问道,“《公务员暂行条例》上有‘无故缺课就开除’这一条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了。”冯志国说的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我记忆有误,或是理解有偏差了?”赵中直反问道。

    冯志国不置可否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