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四十四章 夜半来信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楚天齐被惊得半天说不上话来,千想万想也没想到是她?他也不愿意是她。他说不清楚是为什么,只是从心里排斥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看到楚天齐的表情,黄敬祖笑容一闪而逝,显得语重心长的说:“小楚,你不要有心理负担,虽然她是党委成员,但在农业这块业务她要辅助你。当然了,这么安排呢,也是党委对你工作的绝对大力支持。另外,王委员以前在农业办工作过,业务完全熟悉,我相信她一定也能胜任这份工作的。我会和宁乡长打招呼,这事就这么定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想到黄敬祖理解错了自己的想法,只能顺着说道:“谢谢书记,那我先回去了。”黄敬祖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楚天齐从书记办公室出来,一路上哭笑不得:真不知道黄书记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看着楚天齐的背影,黄敬祖身子向后靠在椅背上,他为自己的这个神来之笔得意不已。

    黄敬祖是这样想的:现在自己的处境很危险,冯书记即使胜了,也会大伤元气,根本没心情、也没精力管自己的事情。假如冯书记没有上位县长,那自己更是被打压的对象,别说是进步,就是现在位置也肯定不保。自己必须还要找靠山,看现在赵书记的势头很猛,是可以投靠的目标,只是缺少联系的桥梁,楚天齐的出现让他灵光一现。

    县委赵书记对楚天齐的赏识,全县都知道。除了在青牛峪对他赞赏有加,还在组织部拟定的后备干部名单上重点关注了他。当然,后备干部的事还没有最后定下来,没有公布,但在一些人中间这不是秘密,恰巧黄敬祖就知道这个事情。

    黄敬祖做事非常老道,他即便看到了楚天齐是赵书记赏识的人,也没有轻举妄动,仍然给自己留有足够回旋余地,他现在这样做可以说是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首先,给楚天齐安排辅助农业工作的人,尤其是安排党委成员对他进行辅助,这显示了对他工作的极大支持,他必定应该感谢我黄敬祖,为有朝一日让他牵线联系赵书记埋下了伏笔。其次,现在县长之争没有尘埃落定,改投他人必须慎重,以免决定错误,悔之晚矣。最得意的一点,明着是让王晓英辅助楚天齐工作,实际她就是他身边的密探,随时了解他的动向,她知道了也就代表自己知道了,自己的“战友”还能靠不上吗?

    黄敬祖想到得意之处,不禁呵呵大笑。笑过之后,拿起电话拔了出去:“宁乡长吗?我是黄敬祖,你过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回到办公室,继续整理汇总资料,一天时间就这样匆匆流走了。

    晚上躺在床上,久久不能入睡,平时其实也是自己一个人在宿舍,可能是新换了地方不习惯吧,好不容易睡着了。天快亮的时候,清脆的高跟鞋声从门前经过,还传来了关门声,似乎是旁边房间的响动。难道旁边住上了女的?楚天齐心中想道。

    吃完早点回办公室的时候,印证了自己的判断。楚天齐刚到房间门口,六号办公室的门一开,一个女人走了出来,是王晓英。

    “楚助理,早啊。”王晓英说话声音懒洋洋的,没睡醒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哦,你也早。”楚天齐随意应付着,快步进了办公室。他刚在椅子上坐下,王晓英就跟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楚助理,那么着急干什么?”王晓英咯咯笑着,声音嗲嗲的。

    楚天齐眉头微皱了一下,头也没抬的说道:“你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你真逗,这不是明知故问吗?”王晓英走到了楚天齐桌子对面坐下,“黄书记安排我辅助你农业工作,你不知道还是不欢迎呀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他的话模棱两可。

    “黄书记担心我不乐意,还给我做工作,其实我最乐意和你一起工作了。尤其是农业工作我接触的比你都早,肯定能给你帮上大忙。你知道吗?为此我特意申请在你隔壁工作。”王晓英根喋喋不休的说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虽然低着头,但他能感觉到王晓英离的很近,鼻孔里不时钻进浓浓的香水味道。

    看她没有停止的意思,楚天齐打断了她的话:“王委员,感谢你配合农业工作。现在请你去农业办,把近一段资料整理一下,尤其是蔬菜种植、销售的相关资料。”

    “好”王晓英故意拉长了声音说着,然后起身向外走去。楚天齐抬起头,映入眼帘的是她故意扭动的浑圆臀部。

    已经跨出门槛的王晓英,忽然转过身来,故做娇嗔的说道:“别叫王委员,太生分,要叫我王姐,叫英姐也可以,咯咯咯。”说完,做了个自认俏皮的表情,然后一甩头发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以后的几天,王晓英经常以汇报工作为名,往楚天齐办公室跑,偶尔晚上也来,这让他头疼不已。他只好多去蔬菜市场、田间地头或小学、中学,尽量少在办公室待着。

    学校放暑假了,校舍加固也该正式进行了。楚天齐来到了乡长办公室,他要追问方案的事,顺便向宁俊琦汇报一下自己要下乡几天的事。

    看到进来的是楚天齐,宁俊琦本来已经抬起的头又低了下去,看着桌上的几页纸,写写划划。

    没有得到坐下的允许,楚天齐就直楞楞的站在那里,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分钟,宁俊琦还是没有问自己的意思。楚天齐只好张口说道:“乡长……”

    宁俊琦抬起手摇了摇,示意他不要打扰,他只好咽下了后面的话。时间已经过去二十多分钟,他几次张口,都被她的手势生生挡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乡长,我要汇报事情,耽误不了你多长时间,有两分钟就够了。”楚天齐终于憋不住了,不礼貌的说。

    “怎么,等不及了?现在想起我是乡长了?”宁俊琦缓缓抬起了头,面上挂着一丝冷笑,“早干什么去了?你不是很能吗?自己都能配备人员了,还是党委委员辅助你?你和我请示了吗?你眼里还有我这个乡长吗?”

    宁俊琦的话火气很大,楚天齐也明白她给自己下马威的原因,解释道:“宁乡长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讲这是别人的安排,最起码你也要向我报告呀。”宁俊琦挥手打断了他的话,“你要明白自己的职务是‘乡长’助理,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把“乡长”二字说的很重,楚天齐明白这是怪自己没有摆正位置。说实在的,主观上并没有不重视乡长,但事实上自己有时做的确实不到位。看宁俊琦不再理会自己,楚天齐从乡长办公室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宁俊琦听到房门关上的声音,抬起了头。她对楚天齐近期做的工作还是比较满意的,只是他做的有些事情绕过自己,让自己很不舒服。就拿王晓英辅助农业的事来说吧,她也明白这是黄敬祖的安排,可你楚天齐也应该过来汇报一下啊。她不明白为什么要让一个党委委员去做这个事,但他知道黄敬祖一定是有目的的。

    一想到那个搔首弄姿的女人在楚天齐面前晃来晃去,宁俊琦就不舒服。她给自己的解释是:他是乡长助理,你党委的人瞎掺和什么?

    楚天齐决定第二天去村里,看看校舍加固的事,于是早早就躺下了。正当他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,传来了敲门声。他的第一反应肯定又是王晓英,就没有出声,敲门声又响了一遍没了动静。他刚要继续入睡,忽然听到吧嗒一声,像有什么东西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又等了一会儿,见没有动静,楚天齐起床穿上外套,轻手轻脚走到门边。然后,快速打开房门,左右看了一遍,外面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楚天齐关上房门,开了电灯,地上赫然躺着一个信封,上面打印着几个大字:楚助理(亲启)。

    楚天齐伸出手去拿地上信封,在快要碰到信封的一刹那,他缩回了手,从抽屉里找了一副塑胶手套戴在手上。

    信封里是一张打印纸,楚天齐打开看了起来。看到里面的内容,他吃了一惊。信是这样写的:楚助理你好!我是一名蔬菜收购商。今天给你写这封信主要是向你反映一件事情,青牛峪乡常务副乡长温斌在分管农业工作时,收我两万元钱,没有给我办事。他答应把青牛峪乡蔬菜收购的大份额业务给我们公司,后来他又再次向我索要三万元钱,我没有立刻兑现。他就把给我们的份额降到了总份额的百分之二,为此我找他理论,他干脆一点份额也不给我们,还找人威胁我。听说你是一个正直的人,一个为老百姓办实事的人,我斗胆通过你向上反映。我不敢奢求什么,只希望温斌能够受到应有的惩罚。

    信的最后没有署名,只有日期,不知道是写信的人忘记了还是故意这么做的。

    楚天齐看了两遍信的内容,看完后陷入深思,为什么会有人写举报信?举报人写的是否属实?他为什么写给我?我该怎么处理?

    同时楚天齐也有些明白为什么不让温斌分管农业了,这分明就是黄敬祖在保护温斌。难道黄敬祖提前知道了温斌收回扣的事?

    在天快亮的时候,楚天齐有了决断,沉沉睡去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