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章 临危受命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怎么会是他?推开门的一刹那,楚天齐愣住了。

    正面办公桌后坐着一个人:长方脸,黑色宽边框眼镜,白色西服套装,白色尖头皮鞋。最让楚天齐感到怪异的是发型:头的四周刮的光光的,露出青色的头皮;在头的正中央,一簇染成草黄色的头发,用橡皮筋系着;足有四寸长的头发,怎么看着都像踢的大毽子。

    虽然打扮怪异,但是脸庞模样变化不大,楚天齐一眼认出了他:老同学冯俊飞。

    “小楚,快进来,这位就是我们科长。”综合科的科员李姐介绍道。

    冯俊飞也看到了楚天齐,愣了一下,张开双臂,迎着楚天齐走过去:“老同学,是你呀。”说着,给楚天齐来了个拥抱。

    “你们认识呀!那你们聊,我去县委办拿文件了。”李姐说完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面对着冯俊飞的友好,楚天齐说:“我也没想到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老同学,快坐,我给你倒茶。”冯俊飞松开楚天齐。很快,透着清香的茶水,递到了楚天齐面前。

    楚天齐感受着冯俊飞的热情,心中疑惑:当年的事难道不是他。刚坐下的楚天齐站起身,接过水杯,放在了桌子上,说了一声:“谢谢”。

    冯俊飞从头到脚看了看楚天齐,一米八以上的个头,国字脸,三七分的头发;穿着很平常:米色夹克,白衬衣,藏青色裤子,黑皮鞋,黑腰带,看上去都是一般的料子,普通的商标。

    楚天齐被看的有些发毛,疑惑的说:“老同学,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冯俊飞笑着说:“你有知识分子的儒雅,也有青年人的朝气,挺拨的身板还有军人的气质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吧。”楚天齐笑着回答,“到底是组织干部,说话一套一套的。”

    看到冯俊飞坐到了座位上,楚天齐也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办公桌上摆着亚克力桌签,里面插着印刷的纸,字很清晰:冯俊飞,综合干部科副科长,主持综合干部科全面工作。打印纸左上角,贴着照片:长方脸,板寸头发,白衬衣,红领带。

    沉默,各揣心事的两人不知道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冯俊飞心情很复杂,想想自己,用手段占用了师范指标,从教师、教导主任、教育局股长,到现在的组织部综合干部科副科长,这是大伯多方运作才有的结果。

    再看楚天齐,竟然考上了全省唯一的本科院校:河西大学,这所大学在全国也排在前五十名,然后分到了沃原市一中任教。这次,在全县正、副科干部招聘考试中,笔试、面试双第一。

    “他就那么优秀,我看未必。”冯俊飞恨恨的想。

    转念一想,冯俊飞心理又平衡了:可是,你小子运气太差了,你怎么又把组织部领导得罪了。

    看着冯俊飞脸上变化的表情,楚天齐打破了沉默:“你什么时候到这儿工作的?前几次来都是李姐在,说科长还没到任,没想到是你小子呀。”

    “小科长一名,就是干活的。”冯俊飞脸上神情有些自得。

    “我想问一下,我的分配定了没?”楚天齐说了此行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,我上周刚调到组织部,今天周一,又是刚上班,我还不太清楚。”冯俊飞言不由衷的说着,然后从抽屉中找出文件,“今天早上刚收到,还没看呢!”

    一边说,一边装模作样的找起来:“楚—天—齐,在这儿,哦……,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看着冯俊飞的表情,楚天齐感觉情况可能不妙,忙问:“分到哪了。”

    冯俊飞把文件递给楚天齐:“你自己看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找到了自己的名字,后面对应的单位:“青牛峪乡”,职务:“乡长助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,楚天齐的脸色变了几变,既象是对冯俊飞说,又像是自言自语,“不是说,成绩好的进县委、政府吗,怎么会到最穷的青牛峪呢?”

    看到楚天齐苦涩的表情,冯俊飞心里美极了,“小子,自认倒霉吧,你太单纯了。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…”,桌上的电话响了,冯俊飞很随意地拿起了电话听筒:“谁呀”。

    “飞哥,我呀。‘处理品’”电话里的声音很大,楚天齐也听到了,他抬头看向了冯俊飞。

    冯俊飞表情尴尬,急忙把听筒紧贴着耳朵,说道:“我还有事,挂了。”迅速的按下电话。

    楚天齐感觉电话里说的是他,隐隐有些怒气,因为他最怕同学叫的外号,就是“处理品”。

    楚天齐,原名楚礼平,经常被同学取笑“处理品”。他为此回家找父母,坚决要改名,父母拗不过,就同意了。他崇拜电视剧《西游记》中的齐天大圣孙悟空,就想改为楚齐天,又感觉怪怪的,最终改成楚天齐。

    初中时,楚天齐和冯俊飞唯一的一次打架,就是因为冯俊飞骂他“处理品”,他骂冯俊飞有个“野老子”。好多人说,冯俊飞是他大伯冯志国的儿子,是他大伯和他妈妈私通生的。

    想到“野老子”这个词,楚天齐“扑哧”笑了。

    看到楚天齐不怒反笑,冯俊飞尴尬的表情不见了,露出满脸疑惑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电话又响了。冯俊飞拿起话筒,大声说:“跟你说了,我有事。”忽然马上变了口气,“魏部长,不知道是您,我,我以为又是推销产品的呢。”他顿了一下,说道:“在,他在,好的,我马上带他过去。”

    放下电话,冯俊飞对楚天齐说:“跟我到魏部长办公室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随冯俊飞走出房间,很快,在一个房间门口停下,门牌上有“副部长”三个字。

    冯俊飞轻轻叩门,里面传来“进”的声音,冯俊飞推开门,楚天齐跟着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魏部长,这就是楚天齐。”一进门,冯俊飞介绍道。

    老板台后面,坐着一个男子,大约有五十岁左右,梳着大背头。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说:“魏部长好。”

    “小楚啊,政府门前有人上访,需要你去处理。”魏部长接着说,“和信访办吴主任去。”

    顺着魏部长手指方向,楚天齐才注意到沙发上的秃顶男人。

    “本来今天十点,组织部要在会议室召开会议,对这次任职的人员,进行任前统一谈话。谁知发生了群众上访事情,上访者都是青牛峪乡的人,政府联系乡里黄书记,他正在市委党校学习。乡里的人还没赶到,就只好让你先去处理了,临危受命,就算是对你的锻炼吧。”魏部长简明扼要的说。

    喝了口水,魏部长继续说:“具体情况由信访办吴主任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听得糊里糊涂,只好说:“好的。”随着吴主任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看到楚天齐走出房间,冯俊飞关上门,嘻嘻的说:“魏叔,这小子点真正,没上任呢,就赶上个‘露脸’机会。”

    魏部长明白他话里的意思,严肃的说:“你不要幸灾乐祸,先管好自己,你看你的样子,怎么看都不像‘正经人’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怎么了,早上刚被部长训,现在又挨尅。”冯俊飞嘟囔着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边下楼,吴主任一边向楚天齐介绍着:“今年年初,县里针对不同的乡镇,制定了脱贫致富帮扶计划。帮扶青牛峪乡的项目是:养猪和种植药材。

    结果今年生猪价格大跌,农民养猪赔钱,可是欠信用社的钱却该还了。没钱还,信用社要拿农民值钱东西还贷。为此发生了几起互殴事件,农民觉得是县里联系的项目,就到县里要说法。”

    刚下到一楼,就听到前面乱哄哄的声音,吴主任停止了介绍。二人加快脚步,出了县委办公楼,绕过政府办公楼,到了前院。

    政府楼前大院内,聚集了很多人,男女老少都有。他们或坐在办公楼台阶上,或站在楼前空地上,也有坐在农用三轮车上的。

    政府大院的铁门有一扇立着,一扇躺在地上,它的上面轧着两辆三轮车。三轮车和另一扇门的中间,有一人的宽度,人可以自由进出,但车辆通行是不可能的。院门外的主干道上也是停满的车辆,和站着的人群。

    现场的人有说有笑,还有吃东西的。瓜子皮、馒头屑、水渍。香蕉皮、踩碎的西红柿、和着汤水的面条、餐盒,布满了院面和角落。比菜市场的地面,还要脏乱的多。

    在政府办公楼门外台阶上,是警察组成的人墙,防止有人冲击政府楼。警察统一着装,腰上佩戴着警棍,背操着手,肩并肩的站着。

    在人群的四周也站着一些警察,只不过没有刻意组成人墙。楚天齐看到,两名拿着摄像机的人员在院内、院外进行着拍摄。

    政府楼台阶上站着一名男子,肚子很大,手里拿着一个扩音喇叭,正在喊话:“乡亲们,大家静一静,静一静。”尽管他声音很大,只是现场的人们,依旧没有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干什么?”大肚男大吼着。

    人群中一个尖嗓子搭了腔:“不干什么,要钱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