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十九章 例行考核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楚天齐又到了雁云火车站,购买了晚上七点半的车票。离发车时间还有五个多小时,楚天齐就去车站旁边的图书大厦打发时间。

    晚上七点半准时发车,楚天齐又是睡了一路,早上八点车子到了玉赤县城。楚天齐用公用电话向欧阳玉杰说明了情况。

    “天齐,抓紧时间吧,时间只有一周了。”欧阳玉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主任,我明白。”楚天齐回答,“我会及时跟进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坐班车返回了乡里。

    一进政府大院,楚天齐就有一种怪怪的感觉,他也说不清是为什么。正在这时,温斌从办公室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楚助理,回来了?法院和信用社请你去做什么了?是有钱还款了还是可以延期还款了?”温斌的话阴阳怪气的,听着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楚天齐懒的多说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个人的事了,我就不多问了,哈哈。”温斌干咳了两声,回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楚天齐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。看到楚天齐进来,刘文韬急忙问道:“小楚,法院和信用社找你没什么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。”楚天齐一边把包放下,一边说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这几天有人议论你出事了,我不信,不过好多人都这么说,我还是很担心你。”刘文韬关心的说。

    “刘乡长,让你操心了。要有事也是好事。”楚天齐没有说刘院长和欧阳主任找他的事,他不是信不过刘文韬,而是刘院长和欧阳主任都明确说了不要声张。

    通过刘文韬的话,他也明白了为什么一进门感觉怪怪的,因为那些和他打招呼人的语气,就像是他不会回来似的。楚天齐想,这次我回来了,谣言就不攻自破了。

    可事情会是那么简单吗?

    这不,在计生办公室里,三个女人就正在谈论着楚天齐。

    “唉,新来的楚助理被法院叫去了,你们知道是什么事吗?。”

    “我分析呀,肯定是那个妇女喝农药的事闹大了,楚助理主抓这个事,也要担责任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信用社为什么找他呀?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还不了款呗。”

    “还款也应该找贷款的人呀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因为他给担保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说的都不对。法院找他是两件事,一是因为喝农药的事,一是信用社起诉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未必,也许是他以前犯什么事了。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计生办主任进来了,说道:“不要瞎咧咧了,楚助理刚才已经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谁知,一个女人说道:“那能说明什么,也许是回来取换洗衣服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女人道:“也可能是让他想想,还需要交待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她们给出了一个又一个看似合理的解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天齐无从知道这些议论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他除了查阅农业办的资料,就是和姜教授联系,询问情况。姜教授只说研讨结果很理想,还要继续考证。

    他给刘院长打电话询问进展,刘院长只说再等等。

    他给欧阳玉杰打电话,欧阳主任还是原来的观点:项目符合条件就可贷款,否则就用法院拍卖外贸公司的款项还贷款。虽然欧阳主任这么说,但是从几个村的反馈来看,却没有人向养殖户催要贷款。

    楚天齐要关心这么多事,因此他非常忙,根本顾不上自己的事。可有人却在时刻“关心”着他,温斌在自己的办公室正在打电话,谈论的就是他。

    “黄书记,养殖户贷款马上就该还了,如果还不上,会不会再出乱子。”温斌对着话筒说。

    电话中的黄书记说:“楚助理去法院和信用社难道不是为了这事。”

    “他也没和我说呀。不过法院的一个朋友和我说,外贸公司近期根本就没有什么应收款能执行回来。另外,信用社的同学也和我说,社里并没有关于同意养殖户还款延期的任何文件或领导指示。当然,这都是楚天齐惹的麻烦。”温斌肯定的说。

    电话里静了一会,才传出声音:“看来你很关心楚天齐同志啊。”

    温斌慌乱了一下,马上恭敬的说:“黄书记,我这全是为了乡里着想,我担心这个事情处理不好,会对于您晋升副处实职不利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现在在上面不光是为我自己活动,也在替你跑啊,好让你名正言顺的主持乡政府工作呀。”电话里的声音让温斌都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“谢谢书记,还有一件事,明天上午组织部要到乡里例行考核,您能回来吗?关于楚天齐的评价怎么说。”温斌说出了打这个电话的主要目的。

    “我得明天晚上回去,组织部什么时候考核完?对了,养殖户贷款什么时候到期?”电话中的黄书记也问到了一个关键问题。

    “书记,组织部明天下午就考核完了。养殖户贷款大后天到期,还不上款可怎么办?还不知道出什么娄子呢。”温斌对着话筒答道。

    电话里的黄书记忽然问道:“那你准备对组织部如何评价楚天齐?”

    温斌马上谨慎的说:“书记,我有一个想法不知行不行,您给把一下关。因为楚天齐来的时候毕竟不太长,直接评价不好的话,难以让人信服。我觉得到时只需说‘楚天齐正在适应工作,现在只具体负责一件事,就是全权处理养殖户贷款及相关事宜’。您看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贷款还不上吗?”电话里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确定。”温斌斩钉截铁的说。他心里想,法院的副院长是我哥们,信用社信贷科长是我死党,他们的消息还能有错?

    电话里迟疑了一下,说道:“你看着办吧。”

    “嘟嘟”,对方已把电话挂了。温斌嘴里嘟囔道:“老滑头,又是看着办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,组织部考核组上午八点多就到了,每年的例行考核都是在元旦前进行,组织部一直在等书记到位,接到书记指示才好考核。结果,书记、县长一直没有上任,才推到了现在,组织部分成了五个组对各乡镇和县直部门考核。

    组织部考核组先在会议室召开了会议,会议由温斌主持,考核组带队的是魏副部长,还有两人,一男一女,男的是干教干审科的的副科长,女的是综合干部科的李姐。

    会议很短,魏副部长介绍了这次考核的意义、方式,并说青牛峪乡是本次考核最后一站,明天就会向部务会议汇报。温斌表态乡党委、政府会全力支持、密切配合等等。

    会后开始考核,这次考核只针对股级以上人员。主要分为述职、民主测评、领导评价。快中午的时候考核到楚天齐,楚天齐向考核组进行了述职,讲了自己到任以来做的工作,谈到了自己的一些心得,也谈到了自己工作中的不足。

    针对楚天齐的述职,考核组提了几个问题,他都一一作答。考核组也向他询问了一些关于其他人的表现,他也是在客观的情况下有选择的说了他人的长处。

    最后,魏副部长对他笑笑,说道:“小楚回答的不错。咱们是第二次见面了,我对你印象很深。你上班的第一天就遇到了养殖户上访的事,你得到了展现自己能力的机遇,机遇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呀。

    小楚,你当天的表现也很抢眼,制服了闹事的混混,又成功的劝离了上访群众。县委政府大院都在议论你的表现,连县委主要领导都知道了你,你可是出尽了风头呀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连忙说道:“魏部长,您过奖了,我只是碰巧暂时平息了上访。”

    魏副部长打断了他的话:“小楚,你不要谦虚了,这么年青就知道居功不自傲,更难得。现在养殖户的贷款都还了吧?什么时候还完的?你说一说,这么重大的事都处理了,我一定要向组织上推荐你这样的干部。”说完,笑咪咪的看着楚天齐。

    听到魏副部长的话,楚天齐总是感觉不舒服,可又挑不出毛病,只得老实的回答:“养殖户贷款只是还了利息,本金还没还上。”

    “哦?那是时间还不到呢?”魏副部长看上去很惊讶,接着又说:“什么时候到期呀?”

    “后天。”楚天齐有一种想撞墙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后天?这么重大的事如果处理不好,影响会很坏呀。”魏副部长面色一寒,“你可以去工作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起身走出房间,李姐看着楚天齐的背影,心道:“看来这个小伙子要倒霉了,唉。”

    中午,根据魏副部长厉行节约的要求,温斌率领在家的党委委员,在乡政府食堂招待了考核组一行。政府食堂专门有一个雅间用于招待贵宾,楚天齐不是党委委员,没有参加。虽说是在食堂吃饭,温斌却花了心思,他从县里临时请了一个厨师,并采购了生猛海鲜,白酒喝的是七粮液。

    下午,魏副部长和乡党委主要领导交换意见,本来应该是乡党委书记,现在书记外出、乡长缺位,所以这次和上级领导亲密接触的机会就轮到了温斌。两人在温斌办公室谈了两个多小时,魏副部长才离去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