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十章 胆大包天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私下别叫我院长,我也不称呼你楚助理,你就叫我刘姐,我叫你小楚,怎么样。”女院长笑着说。

    楚天齐点了点头,“好”。

    “小楚,你说的事情,我也知道,发生群众上访的事情时,我刚到任一个月。前几天,县政府发来了工作函,政法委书记专门召开了调度会。法院也做了部署,专门安排院领导跟进外贸公司的事,要求只要应收款回款,首先是给养殖户解决贷款利息。”刘院长说到这里,起身从文件柜拿来会议纪要给楚天齐。

    楚天齐看了一下,刘院长说的内容和纪要上的要点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我问一下进展程度。”刘院长说着,来到办公桌前,拿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传来敲门声。刘院长放下电话,坐在椅子上,说了声:“请进”。

    门一开,进来一个人,楚天齐看了一眼,正是立案庭的龚庭长。龚庭长径直奔着院长的办公桌而去,站在那里,毕恭毕敬的叫了一声:“院长。”

    “有事吗?龚庭长。”刘院长问。

    “院长,外贸公司的应收款执行回来一些,我做了一个分配方案,给您报过来。”龚庭长弯着腰,双手递上一张打印纸。

    “分配方案?应该是执行局做吧?”刘院长接过分配方案。

    龚庭长轻咳了一声,说:“院长,执行局的人都在外地执行任务,外贸的款到帐后,怕耽误事儿,执行局长就让我们帮着出了份方案。”

    “哦,分管院长审阅方案了吗?”刘院长的话不疾不徐。

    “分管院长在市里开会没回来,我电话请示,他让直接汇报给您。”龚庭长的话听起来倒也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刘院长看完正面,又翻过背面看了看,背面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刘院长抬起头:“龚庭长,分配方案是依据什么做的?没有遗漏吗?”

    龚庭长干咳了两声,说话有些结巴:“院,院长,分配方案是,是按上次会议纪要要求做的,没有遗漏。”

    刘院长声音冷冷的:“你确定吗?”

    龚庭长的腰更弯了,“我确定。”

    “好,给你会议纪要,你再学学。”刘院长说着,把会议纪要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龚庭长脸色苍白,颤抖着手拿起会议纪要。

    紧接着,刘院长又把几张纸拍在了办公桌上:“你看看这个,再看看这个。”

    龚庭长看到了,一份是政府的工作函,一份是三方协议,还有一份是青牛峪乡送来的欠款情况报表,实际上他那里都有复印件。

    龚庭长头上已有了汗珠,他把腰直了直,故做轻松的说:“院长,对不起,我们工作有失误,方案上把养殖户的利息给遗漏了。”

    刘院长知道龚庭长在装糊涂,本不想点破,毕竟自己到任时间不长,不宜大动干戈。准备让他拿回方案,把养殖户的利息考虑进去,就暂且不追究了。

    谁曾想,龚庭长为了减轻责任,又加了一句话:“院长,青牛峪乡被遗漏,是我们工作失误,但青牛峪乡也有责任,到现在他们都没问过一次。”

    龚庭长的话彻底激怒了刘院长,她张了张嘴,没说什么。忽然拿起电话拨了出去:“办公室吗?尤主任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很快,办公室尤主任敲门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龚庭长,你确实没见过青牛峪乡的人吗?”刘院长一字一顿的说。

    到现在,龚庭长只能硬着头皮说:“是,他们一次也没来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心里暗道:睁眼说瞎话。

    “尤主任,你见过青牛峪乡的人吗?”刘院长看着办公室主任说。

    尤主任有些纳闷:楚助理不是在沙发上坐着吗?他又看了看龚庭长,虽然他们是多年的同事,私交也不错,他可不敢不说实话。

    “院长,青牛峪乡的人来过,光楚助理我就见了三次,今天,他还向我打听您的办公室呢!”尤主任如实说。

    “啪”,刘院长的手掌重重的拍在了办公桌上:“龚庭长睁大你的眼睛,看看沙发上是谁。”

    龚庭长扭回头,楚天齐正戏谑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龚庭长后悔死了,他不是后悔舞弊,他后悔进屋时没看沙发,他也赖地上摆着的橡皮树挡住了自己视线。豆大的汗珠滚落下来,他扭回头,对着刘院长说了一句:“我说谎了,我错了”,随后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刘院长脸色铁青,怒极反笑:“你胆大包天,睁眼说瞎话,见到的人说没见过,会议决议不执行,伸手过界管起了执行款分配。你的党性在哪里?为人民服务落实在哪里?真给政法队伍丢脸。”

    停了一下,刘院长语气缓了缓,“尤主任把这件事记下,过几天在院务会议上对此事必须要严肃处理,要给政法系统一个交待,更要给衣食父母一个交待。”

    刘院长安排尤主任,让相关人员马上重做方案,尤主任和龚庭长出去了。

    龚庭长出门时,看了楚天齐一眼,眼神里有仇恨、不甘,更多的是畏惧,在他看来这么一件小事就引来了院长震怒,不知道这个年青人和院长到底是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“刘姐,太感谢你了。”楚天齐由衷的说。

    “小楚,这是我应该做的,法院出了这样的事,都是我这个院长的责任,我应该向你和养殖户道歉。”刘院长诚恳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刘姐,你太客气了。”楚天齐赶忙说。

    有了院长的过问,效率就是高。一会儿,尤主任拿着新做的分配方案进来了。

    刘院长看后很满意,签了字,把报告递给尤主任,“马上联系相关部门和银行、信用社,落实这些款项的到帐,养殖户利息的事你亲自跟进,争取今日把手续办利索。”

    办公室主任答应一声,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小楚,现在只能先把利息处理了,其它企业的正当诉求也必须考虑。养殖户的其余欠款我会记在心里,法院执行回应收款或是拍卖外贸资产得款,一定先考虑他们。”刘院长看着楚天齐,“对了,让养殖户写一份资料,主要内容就是要求外贸公司支付欠养殖户款项的利息,具体事情你找办公室尤主任,我会安排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欠款还能支付利息?”楚天齐不敢奢求。

    “尽量争取吧。”刘院长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刘姐,我回去就办,我走了。”楚天齐告辞。

    刘院长取过一张名片,在上面又写上了手机号:“小楚,这上面有我电话,有什么事可以找我。强强放假也没回家,去海南他二姨家了,等他在家的时候,欢迎你去家里做客。中午我有客人,让办公室主任陪你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名片,也没手机。”楚天齐接过名片,有些不好意思,“刘姐,就不麻烦主任陪我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客气了。”刘院长伸出手和楚天齐握了握,“小楚,再见。”

    “再见,刘姐。”楚天齐说完,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来到法院办公室,尤主任正在接电话,“好的,好的,我来跟进。院长,还有其它事吗?再见。”

    尤主任放下电话,热情的对楚天齐说:“楚助理,刚才院长又叮嘱了养殖户欠信用社利息的事,我已联系了县农村信用社,他们马上会让乡信用社来办手续,今天肯定办利索了。院长还责成我协助养殖户争取欠款利息,我这里有格式文本,你让养殖户把空格部分填了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主任,填好后我马上给您送来。”楚天齐赶快道谢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我本周四、五会去青牛峪法庭检查工作,到时候我直接带回来就行了。”尤主任为了讨好院长,在和楚天齐尽量套近乎。

    “楚助理,我们去吃饭。”尤主任继续套近乎。

    “不麻烦了,我就不去吃饭了。”楚天齐推辞。

    “这是院长安排我的任务。”尤主任说着,不由分说拉着楚天齐往外走。

    楚天齐见尤主任诚心邀请,就说:“那好,谢谢主任,我用电话向书记汇报一下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打吧。”主任把固定电话推到楚天齐旁边,掏出手机开始联系饭店。

    楚天齐拔通了黄书记办公室电话,没人接。又打手机,手机响了两声,通了。

    “黄书记,我是小楚。”楚天齐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楚,信用社高主任刚和我说了情况,他们已派人去办手续,你的工作很出色。吃完饭再回来,路上有雪,注意安全。”黄书记的心情不错。

    楚天齐对着话筒说:“谢谢书记。”

    放下电话,楚天齐和尤主任下了楼,上了乡里的二一二车。楚天齐让司机小孟跟着尤主任的车,来到玉赤饭店。

    玉赤饭店是县城最好的饭店,尤主任要的包间能坐八人。尤主任点了满满一桌菜,三个人吃确实很浪费。尤主任和楚天齐把一瓶白酒喝的精光。这顿饭吃的宾主尽欢,司机小孟先去发动车子了,让车子热一热。

    尤主任拜托楚天齐在院长面前多多美言,楚天齐“嗯,啊”的应着。临出门时,尤主任硬是塞给了楚天齐一条玉溪烟,看着楚天齐上了车才离去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