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九章 又是看着办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星期一一上班,楚天齐刚到办公室坐定,桌上内线电话响了,拿起电话一听,是黄书记的声音:“小楚吗?来一下我办公室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”,楚天齐答应一声,放下电话,拿上笔记本和笔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书记办公室位于第二排最东边,楚天齐还是第一次来。

    轻轻敲门,里面传出“进”的声音,楚天齐推门走了进去。正面办公桌后坐着的正是黄书记。办公室侧面墙上有一个门,门关着,里面肯定是黄书记休息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屋内沙发上坐着人,是信用社的高主任,高主任冲着楚天齐笑笑,笑的有些不自然。

    “小楚,信用社贷款的事,是怎么搞的?养殖户没还利息,信用社找我们来了。”黄书记开口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正要说话,高主任抢着说道:“黄书记,三方协议上明确写着‘养殖户不能按期还贷款和利息时,由青牛峪乡负责”的担保条款。”

    “小楚啊,办什么事要经过大脑,不要什么事都瞎担保。”黄书记又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书记,我……”,楚天齐刚要解释,就被黄书记打断了。

    黄书记皱了一下眉:“不要找理由,现在马上去县法院,催要外贸公司欠养殖户的钱,用于还利息,去吧,坐乡里车去。”说完,一挥手。

    楚天齐起身,和高主任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出门,高主任就向楚天齐解释,自己不是要来黄书记这里告状,只是实在着急,想着找黄书记,可能事情好解决一些。楚天齐表示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刚回到办公室,司机小孟就来了:“楚助理,车准备好了,现在走吗?”看来黄书记已经安排办公室派车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拿上那份几方协议,和小孟出了办公室,上了二一二,小孟发动了车了。

    路上楚天齐在想着各种解决办法,都被他否定了,只有找县法院这条还可以试一试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有点小郁闷:由乡里负责担保的条款,在原乡长签的担保协议中就有,这次只不过是重签罢了。黄书记怎么就赖自己了,还不让自己说出来。

    十点多的时候,楚天齐到了县法院,来到龚庭长的办公室,龚庭长正在办公室喝茶。

    看到门口的楚天齐,龚庭长起身招呼道:“楚助理,快进来,你来的很准时呀,我昨晚刚回来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进门就说:“龚庭长,不好意思啊。我来是想问问外贸公司欠养殖户钱的事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儿,庭长在办公桌后坐了下来,脸色变了谈,马上恢复了笑容:“你是说这件事啊,外贸公司本来有几笔应收款,应该能在这几天收回来,结果执行时出了点麻烦,现在还没有到位。”

    “庭长,你能不能再想想办法。”楚天齐诚恳的说。

    “庭长”,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孩走了进来,边走边说,“外贸应收款……”。

    “我这有客人。”龚庭长急忙对着女孩说。

    女孩也看到了沙发上的楚天齐,马上说:“庭长,我一会儿再来。”说完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龚庭长看到女孩走了出去,对楚天齐说:“楚助理,你先回,如果有款执行回来,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。”

    看到龚庭长说的诚恳,每次对自己也比较热情,楚天齐只得极不情愿的告辞,出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来到街上,找到公用电话,给黄书记汇报情况。黄书记听完后,冷冰冰的说:“小楚,高主任还在我这里等着,下周就过春节,这周要解决不了,会是什么结果?哼,你看着办吧。”

    随着“啪”的一声,话筒里响起了“嘟嘟”的声音,黄书记已经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这什么事呀,又是看着办”,楚天齐嘟囔着。放下电话,付了费。

    时间太紧了,今天就是小年,本周不解决,下周来县里就找不到人了。如果利息还不上,信用社那里会怎么办?肯定是找乡里或是逼养殖户,到时候都得找到自己头上。想了一遍整个事,楚天齐觉得还得找法院。

    那找谁呢?找院长,也许会有办法。找院长怎么说呢?对,把协议给他看。楚天齐在心里盘算着。

    协议呢?楚天齐一拍脑袋:忘在龚庭长办公室了。急忙转身向法院走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走到龚庭长办公室门口,正准备敲门,里面有说话声传出,是刚才那个女孩的声音:“龚哥,按你吩咐,把外贸公司应收款分配方案做了计划,都在表格上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放下了敲门的手。

    龚庭长的声音:“我看看,嗯,好,先放这儿,我找院长签了字,就按这个办。”

    “龚哥,这次做表格怎么弄的那么神秘呀?”女孩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这次执行回的应收款,按程序应该是先处理青牛峪乡养殖户的贷款利息,然后再处理其它的,可是那几家都和领导有关系的。外贸公司的债主太多,谁知道下次什么时间回款。这次本来应该是由执行局拿分配方案,为了给几个关系户帮忙,我这才和执行局长商量,由我出方案。”庭长的声音透着得意。

    “龚哥,你没说实话,肯定你和执行局都得好处了。怎么也得给妹妹分点吧。”女孩的声音嗲嗲的。

    “心肝,想要好处,就看你今天的表现了。”庭长声音*的。

    “龚哥,今天不行,我来那个了。”女孩撒娇的道。

    “唉,真不巧,那就香香哥哥吧。”龚庭长声音很贱。屋里马上发出了嘴唇和脸接触的声音。

    楚天齐正准备离开,忽然,就听龚庭长说道:“你怎么那么粗心,不把门关严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着急见你嘛!”女孩嗲嗲的声音传来:“龚哥,小妹先走了。”接着皮鞋咔咔的声音向门口走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躲进了旁边的厕所里,只听门一响,皮鞋声更加清晰响起,渐渐远去了。

    平稳了一下心情,松开了拳头。刚才听到他们对话,恨不得进去揍那个家伙一顿,他说的款没执行回来原来是在忽悠自己,更可恨的是还装出一副很热情的嘴脸。“什么东西。”楚天齐心里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进去揭穿他的谎言,让他给还利息?还是把他的行为捅出去?都不行,他矢口否认,自己也没办法,而且也没权利要求他。怎么办呢?对,还是去找院长,只要院长不签字,钱就还在。楚天齐打定主意,出了厕所,到法院办公室问了院长的办公室在哪里。

    就在楚天齐做思想斗争的时候,青牛峪乡也是暗流涌动。高主任在黄书记办公室时,从黄书记接楚天齐电话的语气分析,问题没解决。他急了,于是,通知工作人员去养殖户家催款,也是变着法的逼着乡里想办法。养殖户在信用社的有意推动下,正在筹划着到乡里上访。安排完这些,高主任继续到黄书记办公室去守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又来到龚庭长办公室,龚庭长听说他只是拿协议,很客气的告诉他:“楚助理,回去等着吧,有消息就通知你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说了声“好的”,拿起桌上的协议走了出来。来到三楼最东边的房间,门上没有门牌。

    楚天齐轻轻敲门,里面传出“请进”,像是女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楚天齐推门走了进去,办公桌后的人抬起了头,确实是一个女人。头上留着分层次的短发,身上穿着藏青色的职业套装,脸上微化淡装,看上去有四十岁左右,给人一种端庄、干练的印象。

    “你找谁?有事吗?”女人问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忙道:“你是院长吗?”

    女人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叫楚天齐。”楚天齐自我介绍道。

    “楚-天-齐”,女院长自言自语。忽然问道:“你以前是在市一中上班吧?”

    “是呀。你怎么知道?”楚天齐有些纳闷。

    “后来辞职了,到县里参加招聘考试,笔试面试双第一?”女院长继续说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楚天齐应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高强的妈妈,他说你的学识和品行让他佩服,他一直关注着你。对于你给强强的帮助,我们全家都很感激。”女院长说话很爽快。

    楚天齐有些不好意思,“我只是尽了一个教师的职责罢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刚到市一中工作时,接了高二五班的班主任,楚天齐向其他老师了解到,高强原来学习很好,因为谈恋爱,成绩下降很多,而且很叛逆,经常逃课。后来,楚天齐通过观察,发现高强很聪明。于是,多次找他谈人生、谈理想,在楚天齐的引导下,高强改正了不足,学习突飞猛进,在高考时考上了首都政法大学。

    “楚老师,你今天来是有什么事吧?”女院长坐在了楚天齐旁边的沙发上,问道。

    “院长,我现在是青牛峪乡的乡长助理,我这次来是……”,楚天齐就把这件事情详细的向院长做了说明。当然,立案厅龚厅长与女孩说的话和做的事,他之字未提。

    院长听明白了楚天齐的来意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