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十三章 回家过年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来到所长室,雷鹏从柜子里拿出一条裤子,和一双新发的军靴让楚礼瑞换上,然后进里屋打电话了。

    楚礼瑞洗脸换衣完毕,面貌一新。一会儿,雷鹏从里屋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弟弟的事是教导员经办的,我和他联系了一下,他说炮是正规厂家的,只是你弟弟手里没有经营许可证。这次进货量也不大,而且也没造成什么危害,所以我们就不处罚了。”雷鹏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。”楚天齐很高兴

    “不过炮是不能给你们了。”雷鹏又说,“如果在别的地方再被查住我们也是有责任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楚天齐也只能认了。

    雷鹏笑了笑,说道:“我还没说完呢。炮是不能拉走了,我已联系了乡里的酒厂和铅锌矿,把炮全卖给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。”楚礼瑞兴奋的手舞足蹈,楚天齐也是握着雷鹏的手,连说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先去吃饭。”雷鹏说完,带着楚氏兄弟来到饭馆,进了包间。很快,菜就上了满满一桌,三人开始喝起了酒,说着各自的情况,楚天齐才知道县公安局雷政委是雷鹏的父亲。

    “雷鹏,我和我弟谢谢你!”楚天齐再一次举起杯,楚礼瑞也跟着举起杯。

    “再说就生分了,你都说几次了?”雷鹏摆摆手,“哥仨干了。”

    三只杯子碰在一起,各自举杯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两瓶白酒喝完,在楚天齐的坚持下才散了席。

    回到派出所,雷鹏让楚天齐二人等着,他开车出去处理炮去了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雷鹏回来了,把一沓钞票给了楚天齐:“这是卖炮的钱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接过钞票:“多亏你了。”

    雷鹏无所谓:“都是自己弟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把钱交给了弟弟,这时农用车司机也开车进了院,楚礼瑞给了车钱,盘算了一下,再扣去成本,足足赚了八百元,顶自己三个月的工资了。

    “雷哥,你拿去买烟。”楚礼瑞很会来事,抽出二百给雷鹏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骂我吗?收起来。”雷鹏捶了楚礼瑞一拳,“一会马上就天黑了,又有雪,今天就住这儿,明早送你们回去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今天回吧,明天早上更滑。”

    看楚天齐坚持要走,雷鹏叫来了警服男:“候三,我今天喝酒了,不能走远路,你送我兄弟他们去青牛峪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所长。”候三满脸笑容的答道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早上也喝酒了吧?没问题吧?”雷鹏又问道。

    候三一拍胸脯:“所长,没问题,酒劲早过了。”

    雷鹏过来搂住楚天齐的肩膀:“兄弟,有事就找我,只要是我能做到的,绝不含糊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拍了拍雷鹏的肩膀,重重点了点头:“以后哥俩互相照应着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弟兄上了车,和雷鹏挥手告别,车子发动了。

    路上有雪,而且还在下着,车开的很稳也很慢。候三感谢楚天齐没有在雷鹏面前告自己的状。

    通过候三的讲述,楚天齐知道向阳镇派出所共五个人,雷鹏是所长,有一个教导员,一个户籍警,候三和另一个人是协警。

    候三还告诉楚天齐,这次贩炮幸亏遇上了雷鹏,要不被别人查到,不光没收全部烟花爆竹,还要罚款。即使没有这些,现在马上过年也卖不动了,该买的已经买上了。

    一个多小时,车子到了青牛峪乡,楚天齐让候三明早再走,候三说路上没问题,就开车走了。

    乡里已下了班,县法院尤主任也走了。

    哥俩在饭馆吃了晚饭,就回到宿舍休息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楚礼瑞去采购一些年货,楚天齐来到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刘文韬问楚天齐事情处理怎么样了。楚天齐说了事情经过,并还了刘文韬的五百元钱,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下午三点,在乡会议室,召开了会议,会议由黄书记主持,乡里的全体人员都参加了。

    会议主要就是安排放假,工作人员假日期间值班安排,又对春节期间安全稳定工作做了布署,其实更多人关心的是春节发什么过节物品。

    会议在黄书记“给大家拜个早年”这句话中结束。

    虽然国家规定是正月初八上班,只是乡里一直是正月十八正式上班,只不过是从初八开始,多安排两个值班人罢了,楚天齐被安排在正月十六、十七两天。

    众人领上过节物品后纷纷离去。

    乡里发的过节物品是一袋白面和一袋大米,加上弟弟在乡里商店购买的物品,楚天齐弄了一堆的东西,今天也没车了,看来只能明天下午坐班车往回弄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楚天齐兄弟二人刚起床,有人敲门。楚天齐打开门,乡信用社高主任站在门外。

    “高主任,你怎么来了?”楚天齐问道。

    高主任哈哈笑着:“楚助理,放假了,乡里发的东西肯定要往回家拿,坐班车不方便,就让信用社车送你回去吧。“

    信用社的车已经停在院里了,楚天齐觉得也不能再客气了,把米面开始搬到车上。

    高主任亲自开车送楚天齐回到家里,卸车时,高主任从车上拿下两桶胡麻油和两盒熏肉,说是信用社发的,给楚天齐也准备了一份。

    楚天齐推辞不过,只好收下,从家里拿来一些干的山野菜送给高主任。高主任没有留下吃饭,开车走了。

    晚上,一家人正在吃饭,柳文丽来了,给楚天齐送来一封信,说信是昨天到的村部,她爸柳永年就让他今天给送来了,说完就走了。

    匆忙吃完饭,楚天齐打开信看了起来,信是云翔宇写来的。信中说,呼他几次呼机都没回话,又打电话到沃原市一中,说是他已经辞职了,具体在那里不清楚。于涛也想他,教授姜尚清经常念叨他。

    信中还说什么时候到省城,一块聚一聚,还要给他一个惊喜。云翔宇在信的最后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。

    读到好朋友的信,楚天齐心中热呼呼的。楚天齐、云翔宇、于涛是最要好的朋友,是当时教授姜尚清最得意的学生。

    楚天齐心中感叹:是啊,最要好的朋友也有三年没见面了。大学毕业时自己可以留校,姜教授特别希望自己做他的助手,自己为了“爱情”回到了沃原市,姜教授对自己有些失望,离校后,自己也没好意思联系教授,虽然和云翔宇、于涛通过电话,但也一直没有见面。

    想到所谓的“爱情”,楚天齐心中一痛,曾经的她过的好吗?虽说伤了自己的心,可是毕竟五年轰轰烈烈的爱情,又怎能一下忘却呢!

    晚上,楚天齐和弟弟睡在了西屋,兄弟二人聊了很多,楚礼瑞也成熟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哥,明年还有半年的实习期,我就不去了,想自己弄果树。”楚礼瑞说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想了一下,说:“你想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哥,在外面实习的这一年,我学到了很多东西,尤其是书本上没有的东西。书本上的理论和实践得到了很好的印证和完善,实习的时候因为我认真、刻苦,还做了我们这一组的负责人,因此和果木基地的技术负责人关系很好,他也向我传授了一些重要知识,我自己也进行了总结。我想试一试。”楚礼瑞认真的说。

    “那你有具体方案吗?”楚天齐问道。

    “哥,我已经做过几套方案,只是有些细节还需完善。咱们村的小东沟,山杏树的规模很大,我想在那里搞嫁接。”楚礼瑞“嘿嘿”笑笑,又说到了一些具体的环节。

    楚天齐听到弟弟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,表示支持。兄弟二人聊到很晚才睡去。

    随后的几天,家中忙忙碌碌,准备着过年,楚天齐把大姐楚礼娟和妞妞接了回来,本来大姐怕影响弟弟们,但父亲根本不相信“女儿在娘家过年会带走财运”的说法,女婿今年连个人影都没有,不能让女儿娘俩孤苦伶仃过年。

    除夕夜,电视上正在播放着春节联欢晚会,街上不时传来噼噼啪啪的鞭炮声。红灯笼已经亮起,鲜红的春联寄托着人们对来年的祝愿。

    楚家,七碟八碗的菜已摆满了桌,杯中的酒和饮料已经斟满,楚玉良看着桌旁的儿女亲人,举起了酒杯:“孩子们,过年了,举起杯,第一杯祝我们的祖国繁荣昌盛。”

    和别的农家不一样,每年楚家的第一杯酒都是敬给祖国,大家已经适应。听到父亲的话,大家把杯碰在一起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妞妞的话让节日气氛更加活跃:“姥爷像是国家领导人在讲话。”大家先是一愣,紧接着“哈哈”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佳肴、美酒相映,鞭炮、欢笑交错,亲人团团围坐,楚家的“年”过的有滋有味。

    大年初一,楚天齐和弟弟按风俗,到村中长者家中拜年,虽说柳林堡只有楚家一个外姓,其余都是姓柳,但是逢年过节,楚玉良都要求他们这么去做。

    接下来几天也是互相请客,吃请,和儿时的伙伴打牌逗趣,欢快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,转眼过了正月十五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