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二章 上访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大肚男板着面孔,大声说:“乡亲们,你们围攻政府,要负法律责任的。”

    一听到要负法律责任,说笑的人们静了下来。人群中有人弱弱地问了一句:“你是谁呀?说话算数吗?”

    看到静下来的人群,大肚男认为把人镇住了,马上神气起来:“我是政府办邹主任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问吴主任:“这是政府办主任?”

    “副主任”,吴主任笑了一下,又补充道,“排名最后。”

    这时从人群中走出一个中年男人,对着邹副主任说:“领导,我们到政府不是闹事,是向县领导反映情况,请政府为我们想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邹副主任一听来人口气很软,就非常严肃的说:“围堵政府就是违法,就是犯罪。会以扰乱社会治安、冲击政府机关罪,将你逮捕、坐牢,弄不好要坐个三五年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脸上露出胆怯表情:“领导,我们只是反映情况呀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必须无条件撤出,否则,马上抓人,看你们还敢不敢闹事。”邹副主任义正词严的警告。

    大喇叭把邹副主任的话,原封不动的传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限你们五分钟撤离,否则后果自负。”邹副主任越说越来劲,“警察做好准备,准备清场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惊恐的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静,出奇的静。

    忽然,又是“尖嗓子”喊了一声:“不能走,信用社还等要钱呢,没钱就拿家里东西,我们不得家破人亡呀。”

    “对,就要政府出钱,谁让他们让我们养猪呀。”有人应合着,“不给钱,就去政府待着。政府大老爷们吃香喝辣的,让我们在这里受罪,我们去政府楼里找县长。”

    邹副主任怒声斥道:“谁敢闹事就抓谁,一群无知的刁民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“刁民”,激怒了这些上访者,“谁是刁民,一看他就是个贪官,打他。”人群中,有人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上千人象潮水一样向政府楼涌去,邹副主任狼狈逃出人群,躲到组成人墙的警察后面,扩音喇叭也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面对着群众,警察也是紧张的站着,不敢有过激的动作,因为面前的是人民,不是敌人。人墙虽然没被冲开,但却收缩到一起,向后慢慢退去,人群已经抵近楼门了。

    双方对峙起来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眼看着,局势就将失去控制。

    “乡亲们,不要乱,不要冲动,听我说,你们是要解决问题,还是要闹事。”惊雷一样的声音在头顶炸响。

    人群停住了,抬头顺着声音看去,办公楼雨搭上站着一个人,手持扩音喇叭,正是楚天齐。

    原来楚天齐看到局势要失控,马上从邹副主任手中抢过扩音喇叭,开始寻找制高点。看到雨搭,眼前一亮。上了二楼,开窗出去,到了雨搭上。

    人们看着上面的楚天齐,也在纳闷。怎么声音这么大,好像能穿入心里一样。

    看着下面的人群,楚天齐严肃的说道:“大家冷静想一想,如果你们被抓进去了,家里的妻儿老小怎么办?谁来管?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呀?”人群中有人问。

    “我是青牛峪乡的乡长助理。”楚天齐答道。

    “尖嗓子”叫道:“你说话算数吗?我们怎么相信你?也没见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今天刚到这个岗位,没到乡里报道,但我现在就能代表乡里。”。楚天齐扫了“尖嗓子”一眼,继续面向着众人,“我也是青牛峪乡人,我是柳林堡的。”

    下面有人接茬:“怪不得看你面熟,你是老楚家的大小子吧?”

    顺着声音看去,是村里的老人柳老三,人们尊称他为三爷,楚天齐答道:“三爷爷,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孩子,你下来说,这样说话不得劲。”柳老三摸着胡子说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乐:“好的”,转身顺原路来到院内,他看到人群中有三轮车,就一步跨了上去,站的高一点方便交流。

    “乡亲们,我知道,你们到这儿是来解决问题的,而不是来闹事。”楚天齐停顿了一下,看好多人都在点头,接着说:“所以,你们这么做是解决不了问题的,有什么话必须坐下来说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解决,信用社要钱,我们没钱。”

    “乡里推县里,县里推乡里,没人管。”

    “就知道把我们当皮球踢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家七嘴八舌,声音乱哄哄的,根本也表达不清楚。

    楚天齐想了想,和身边的吴主任商量了一下,大声说道:“这样吧,你们派五名代表,我们到会议室去谈。”

    听到楚天齐的话,现场嘈杂的声音停止了。停了几秒,“尖嗓子”和他旁边的人大声说:“你骗人,谁和你们去,就会被抓起来。要谈就大家一起谈。”

    这时,人群一阵骚动。

    “尖嗓子”继续说道:“去年,我们村二柱子就是这么被抓进去的,大家不要信他,就让政府给我们出钱。”

    又有人帮腔:“就是,刚才那个大肚子也说了,一进去就得坐个三五年,还不得被他们折磨死。”

    听着他们的鼓动,人群骚动的情绪更大了,并且向楚天齐站的三轮车围拢过来。

    “打他”,随着这个声音,楚天齐感觉脑后生风,急忙一歪头,一个东西从耳边飞过。楚天齐回头看到,袭击他的正是“尖嗓子”,“尖嗓子”又从随身的包里抓了一下,向他一扬手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什么时候去了我的身后?”来不及细想,东西已经奔脑门飞来。楚天齐这次没有躲,而是抬起右手,抓住了这个东西。摊开手,手中是一个鸡蛋。

    楚天齐左耳急速动了几下,要是他的“死党”看到这个动作,就知道有人要倒霉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突然右脚一点三轮车,腾空跃起,借着人们的肩膀,几个跃动到了“尖嗓子”面前。

    “尖嗓子”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楚天齐抓住了脖领子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”“尖嗓子”惊恐的说。

    楚天齐哼了一声:“你说说你要干什么?你是养殖户吗?”说着从他身上取下那个挎包,拽着他,回到了三轮车上。

    人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“怎么了”“怎么了”的相互问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扫视了一下全场:“乡亲们,有人认识他吗?”下面没人答声。

    “他用鸡蛋袭击政府干部”,说着,楚天齐打开了那个挎包,面向着众人,里面的几个鸡蛋露了出来。“看他的打扮像养殖户吗?”下面还是没人答声。

    一名警察挤进人群,说道:“他是县城三街的一个混混,姓苟,外号“狗二横”,平时就是打架、放赌、调戏妇女,上个月他在一中偷看女生上厕所,还被关过几天。”

    被揪着脖领子的“狗二横”,脸憋得通红。

    听到警察的话,楚天齐微微一笑:“那就交给警察吧。”说着,用左手在“狗二横”身上一划拉,松开了他。

    “狗二横”跟着警察向外走去,走出几步后,对着楚天齐道:“姓楚的,你小子等着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只是冷冷的看着“狗二横”离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,走出很远的“狗二横”忽然发出了怪笑。

    “装什么鬼”,警察骂道,抬腿给了他一脚,可“狗二横”依然一直在笑着,直到走出很远,还能听到他的笑声。

    人们都不清楚怎么了,只有楚天齐知道原因,“狗二横”笑半个小时就会停止,不过,“狗二横”的“狗鞭”一年内只会是六点钟,不会有十二点出现了。一年后“狗鞭”才会正常,这就是常做恶事的教训。

    看着“狗二横”和他的同伙被带走,现场的人们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看着众人,指着“狗二横”远去的方向:“这个人怎么也来上访,他难道也在青牛峪乡养猪?”

    没有人回答他的问话。

    “各位乡亲,就选五名代表出来吧,我们一起看一看问题怎么解决,开一个协调会。”楚天齐说道。

    经过“狗二横”的事,上访群众也觉得现在应该配合政府,才能解决问题。

    很快,五名代表选了出来。

    当然,上访群众也做出了一些让步。把政府大门的三轮车和倒地的门挪开,路上障碍物也弄到了一边,市政道路恢复了交通,车辆也能进出政府了。不过,群众也说了,如果不能解决问题,就会继续堵下去。

    “先不管那么多了,相信总会谈出结果的。”楚天齐想着,在信访办吴主任的带领下,一行人到了政府四楼的会议室。

    小型的会议室,椭圆形的会议桌,四周围了有二十多张椅子。

    众人坐了下来,五名群众代表坐在了一面,楚天齐等坐到了另一面,俨然是双方谈判的架势。

    楚天齐这边有五人,政府办的邹副主任、信访办的吴主任、公安局雷政委、楚天齐和一名记录员。

    楚天齐拿出自己的烟给各位散了一圈,然后坐下来,邹副主任把楚天齐发的红塔山烟放下,从身上拿出玉溪烟吸了起来。

    会议没有马上开始,他们在等信用社的人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