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五章 暂时平息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还是当官好,刚中午就有饭吃了。”一名群众代表说。

    “都有份,包括所有上访群众。”邹副主任边进会议室边说。

    这名群众代表“嘿嘿”干笑了两声,挠挠头坐下了。

    十多分钟后,面吃完了,杨主任、高主任回来了,协调会继续。

    邹副主任首先说:“我已经联系了法院,按他们要求,让人给法院送去一份工作函。本周内,只需要把外贸欠养殖户的钱列一个清单,给法院送去,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邹主任,回到乡里后我马上落实清单事宜。”楚天齐答道。接着把头转向信用社杨、高二位主任,“二位主任汇报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杨主任严肃的说:“我们向县社领导做了汇报,领导开会研究后,给了我们指示:明年一起还贷款可以,但在春节前把所有利息都还了,如果外贸公司欠养殖户的钱在春节前到位,也要一并划到信用社,还我们一部分贷款。并且县、乡政府要和我们签一份担保协议。”

    “县里担保不可能。”邹副主任说。

    “乡里也没担保义务吧?”楚天齐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请县里和乡里体谅我们的难处。”说着,高主任拿出了一份协议,“楚助理你看一下这份协议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拿过协议看了一下,是年初乡里和信用社签的一份协议,是对养猪贷款担保的协议,上面有信用社和乡里的公章,有乡长的签名。他仔细看了看,肯定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乡里已经担保了吗?”楚天齐指着协议说。

    “乡,乡长不是已经死了吗?”高主任吭吭哧哧的说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明白了,是怕人死事赖呀。”楚天齐顿悟。

    “请邹主任和楚助理向领导汇报一下,我们也好有个交待。”高主任红着脸说。

    “好吧,小楚咱们各自汇报一下,不过,老高,县政府不可能担保的。”邹副主任站起身说道。

    邹副主任带楚天齐到了政府办,用桌上电话一边拔乡里黄书记手机,一边说:“小楚,你汇报。”

    邹副主任走出了政府办。

    黄书记没接电话,楚天齐又拔了一次,还是没人接,他刚要再打,桌上电话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迟疑的抓起了话筒,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:“喂,政府办吗?我是黄敬祖,请问你是哪位?”

    “我是楚天齐。”楚天齐马上说,“刚刚分配到乡里的乡长助理。”

    电话里“哦”了一声,传出了黄书记的声音,“小楚啊,欢迎到乡里工作!你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有些疑惑:难道他不知道吗?不可能,分明是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楚天齐尊敬的对着话筒说:“黄书记,今天上午乡里有人上访,组织部魏副部长说,您让我去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处理完了吧?”黄书记轻松的说,“我明天就到乡里了,有什么事见面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还没处理完,有事向你请示,信用社需要我们担保”楚天齐小心的说。

    “我们担保?又不是我们贷的款。我们是一级党委政府。”黄书记有些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马上说道:“黄书记,原来乡里就签过担保协议,还有乡长的签字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我怎么不记得,你确定吗?”话筒里的声音有些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听着黄书记的话,楚天齐有些纳闷,但随即就明白了,这是装糊涂呀。

    “黄书记,协议我反复看了,没问题。”楚天齐肯定的说,“现在群众都还在政府大院,他们说了,如果县里和乡里不管,他们就到市里、省里上访,不行就到中央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说完,电话里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其实,养猪的整个事,黄敬祖非常清楚。当时乡长依仗着县长,抢功劳,结果现在乡长死了,养猪失败了,他才不想趟这洪水。他也知道这次上访规模很大,今天早上,县领导电话里和他说了,现场还有人也向他反馈了信息。

    黄敬祖又一思考,看来还得先担保上,否则,马上过春节了,如果在这个节骨眼上闹出什么事来,他要担主要责任,升迁的希望要破灭,就是书记的位置只怕也要不稳。

    想明白这些,黄敬祖对着话筒说:“小楚,我相信你的能力,只要能把事情圆满解决,你就看着办吧,我还在开会,这是我从会场出来给你打的。”

    “黄……”楚天齐准备说的话还没说完,传来了“嘟,嘟”的声音,黄敬祖已挂掉电话了。

    管它呢,楚天齐想着,反正原来也签过,只不过是重签一次嘛!

    楚天齐走回会议室的时候,正好邹副主任也回来了。

    邹副主任坐下就说:“我和领导汇报了,领导指示:县政府不能担保,如果信用社有意见,政府一些直属局开的帐户转到其它行。”

    杨、高二位脸色极其难看,也不能说什么,谁叫人家嘴大呢!

    “乡里可以担保。”楚天齐说道,“不过还款的细节还需商量。

    经过多次磋商,杨、高二人几次汇报,最后达成了一致意向,主要内容是:春节前还清所有利息,本金待贷款到期再还。

    楚天齐、信用社高主任、群众代表分别在打印好的会议备忘录和协议书上签了字。

    大家离开了会议室,到了院里。

    上访群众听说不用马上还钱,政府还帮着要欠款,也觉得目的达到了。到时候如果欠款没给,信用社还要钱的话,就再上访。

    上访群众都走了,院内院外只留下了满眼的垃圾。

    楚天齐和众人打完招呼,又来到了魏副部长的办公室,沙发上坐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青牛峪乡常务副乡长温斌,这就是楚天齐。”魏副部长介绍道。

    温斌和楚天齐握着手,满面笑容,说着“欢迎”,但楚天齐感觉到他笑的很假,而且眼珠乱转。

    “小楚,本来部里要派人去送你,现在既然温斌同志在,你就和他去吧。通过今天的事看,你是一个做实事的人,就不弄那些虚套了。”魏副部长说的冠冕堂皇。

    话听上去没什么不妥,可楚天齐总感觉那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辞别魏副部长,和温斌一道下了楼,乡里的二一二吉普车已经在政府楼下等着,温斌坐在了副驾驶,楚天齐上了后面的座位上。

    司机小孟问了一句“乡长去哪?”发动了车子。

    “回乡里”,温斌回了声,就闭上眼睛靠在了椅背上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闭上眼睛,想了很多事情。上访的事算是暂时平息了,可更艰巨的工作还在后面。

    唉,已经好几个月没回家了,上次回家还是县里面试的时候。也不知父亲的伤脚怎么样了?母亲多年的胃病又加重了吗?弟弟实习的好不好?姐姐的男人还是那么不着调吗?

    想起工作也是感叹,放弃市一中稳定工作,参加县里招聘考试,面试和笔试双第一,只分到最穷乡做乡长助理。而冯俊飞现在却是手握实权、主持工作的副科长。他有什么窍门呢?

    楚天齐在青牛峪中学上初二的时候,班上转来一个同学,就是冯俊飞。

    校长和老师对冯俊飞格外好,因为他是县教育局长的侄儿,他自己也觉得高人一等。嫌同学穿戴破旧,是没有见识的“乡巴佬”。就是有一件事让他很郁闷:每次考试都是楚天齐第一,自己第二。

    中考时,楚天齐考了六百二十五分,比第二名的冯俊飞高了三十八分,楚天齐全家都很高兴:看来可以上沃原师范了。

    当时,很多孩子和家长,都希望考上沃原师范公助生。因为:上三年师范只交八百元杂费。学校发被罩、床单、暖水瓶、脸盆,每个月还发三十八元伙食补助,免学费和书费,毕业包分配。

    当时中专生已经不包分配。上高中还需要再读三年,能不能考上大学也说不定。经济条件不好的楚天齐,第一志愿填报沃原师范,第二志愿填报玉赤县第一高中。

    师范指标名额提前分配,青牛峪中学分到了一个公助生指标。当时全县共二十八个乡镇,师范公助生指标二十四个,委配生指标十六个,因此,一个只有二十几名毕业生的乡中学,能分到一个公助生指标是很幸运的。

    师范入学前,楚天齐参加了县医院体检,被告之:有肝炎,不能去师范。听到这一消息,全家都震惊了,怎么会呢?平时也没有肝炎症状呀。

    最后,冯俊飞上了沃原师范,楚天齐只好去了玉赤县第一高中。

    高中入学前又体检,还是县医院,这次化验单显示身体健康,楚天齐即疑惑又担心。

    后来,和父亲悄悄到沃原市第一医院检查,根本就没有肝炎。

    难道,第一次体检错了?还是有人做假?联想到转学、教育局长、师范指标几个词,楚天齐当时认定,体检的事一定是他搞的鬼。

    吉普车猛的颠了一下,楚天齐睁开了眼睛,右手触到了一张报纸,便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报纸是玉赤县日报,头版头条是《玉赤县委副书记冯志国关于新时期党建工作的几点心得》。

    冯志国?楚天齐觉得名字很熟,他是谁呢?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