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十五章 犯法了吗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一名警察走了进来,没有奔向会计和出纳,而是直接来到了二牛子面前。

    “常二牛,我是乡派出所民警,来找你问话,你要如实回答。”警察说道。

    二牛子眼神躲闪:“是,是。”

    警察紧盯着二牛子的眼睛,严肃的问道:“你媳妇喝农药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二牛子脖子一梗。

    “喝的什么农药?”警察继续询问。

    “敌,敌敌畏。”二牛子结结巴巴的说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警察不依不饶追问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去问信用社的人,怎么倒问起我来了,要不是他们逼的紧,怎么会出这个事。”二牛子脸红脖子粗。

    警察一字一顿的说:“因为你媳妇没喝农药。”

    在场众人全都大惊。

    警察看着众人继续说:“今天接到报案,所长亲自去现场取了所谓的农药瓶子,到县防疫站设在向阳镇的检疫点检验,瓶子里根本就不是农药。”

    院长忙问: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要问常二牛了。”警察紧盯着二牛子。

    “我,我怎么知道。”二牛子明显底气不足。

    警察对着大家说:“所长在电话中说,瓶子里面是几种饮料混合的液体。”

    二牛子快步冲到床前,冲着媳妇喊:“事儿漏了,快走。”

    常海揪住二牛子,直接给他来了两个耳雷子:“你个混蛋,丢甘沟人的脸,丢老常家的脸。”

    至此,喝农药的事,真相大白。剩下的事有派出所处理,楚天齐和温斌回到了乡里,去向书记汇报。

    黄敬祖听完汇报,长出了一口气,过了一会儿才说道:“你们先去吧,明天上午九点开会研究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的心情格外沉重。晚上,躺在床上思考着究竟该怎么办。上任当天就遇到上访的事,被自己暂时平息了,后来又在春节前帮着村民要款付了利息,心中还颇沾沾自喜。当时想到在三月底才需要还本金,时间来得及,两个月可以做很多事情的。但是,现在离最后还款日期只有一周了,还款的事还没有着落。

    楚天齐很晚才睡着,梦里恍恍惚惚也是养殖户欠款的事。

    第二天,楚天齐起来的时候,已经八点多了,匆匆洗漱后到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九点钟会议开始,还是全体人员参加。书记黄敬祖的神情和昨天上午判若两人,满脸严肃,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“开会,接着昨天汇报,该谁了?”黄敬祖的声音听起来没有任何感*彩。

    一个多小时后,汇报进行完了,黄敬祖进行了总结。

    大家都以为会议要结束了,黄敬祖话题一转:“说说养殖户贷款的事吧,怎么解决?”

    该来的还是来了,楚天齐心中想道。

    整个会场很安静,足足有五分钟没人说话。黄敬祖眉毛挑了挑,声音冷冷的:“养殖户贷款还款的事一直不顺利,两个月前发生了上访事件,上千人到县政府聚集,差点酿成群体事件,所幸有县委县政府的有力支持,经过乡党委政府做工作,事件才得以暂时平息。事后,县委主要领导对我们乡的工作提出了严厉批评。”

    黄敬祖喝了口水,继续说:“屋漏偏逢连阴雨,昨天又发生了喝农药事件,当然了这是一个乌龙事件。可是,影响却很大,公安系统、卫生系统传开了,县委政府也过问了。一个朋友给我打电话,说是听说我们这里有一家三口因为欠信用社钱,被逼着喝下农药,全死了。这都传成什么了,真是三人成虎、众口烁金呀!

    这些毕竟都过去了,更可怕的是养殖户还款日期不到十天了,如果还不上,信用社就会采取法律手段。老百姓就会找政府,甚至真的寻死觅活,那样会出大事,会弄出人命的,都说说怎么办吧?”

    “咚”,黄敬祖拿起水杯又重重放下了。他犀利的扫视了一下全场,眼神所到之处,大家都低下了头,眼睛紧紧盯着桌面。

    会场静极了,静得掉下一根针都能听到,没有人说话,那怕是说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都怎么了?平时不是都能侃侃而谈吗?”黄敬祖拍了一下桌子,“乡政府是怎么做工作的?这就是你温副乡长主持工作的成绩?”

    大家的目光都看向了温斌,温斌猛的抬起了头:“书记,出了这样的事,政府的确有责任,我虽然暂代乡长工作时间不长,但这也不是我推脱责任的理由,就是我代主持一天政府工作,也要负这个领导责任。”

    温斌加重了“领导”这两个字的语气,接着话锋一转:“当然了,我的最大失误就是对年轻同志太放手了,在我和楚助理平息了上访事件后,出于对年轻同志的重用,就让楚助理全权处理这事,这件事也在年前的的分工会议上通过了,楚助理是这样的吧?”

    听到温斌点到了自己,楚天齐就说道:“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温斌接下来的话更是“语重心长”:“为此,你分管的农业工作我也就没督促你,让你全身心的处理这件事,平时你也没有就这件事向我汇报,我还以为你已经胸有成竹了。唉还是太信任你了,真是恨铁不成钢啊。”

    说到此,温斌从笔记本里抽出一张纸,说道:“我写了个报告,自请承担领导责任。”

    黄敬祖打断温斌的话:“虽然你有监管不到位的地方,我觉得还不至于要你承担领导责任,大家说呢?”

    “是,是。”人们附合着。

    温斌连忙感激的说:“谢谢黄书记,谢谢各位。”然后继续说:“鉴于楚天齐同志在处理养殖户上访这件事上,擅自承诺担保,并且在跟进解决时,工作不够细心,方法不够到位,造成了信用社与农民、信用社与政府关系不够融洽。对此,请乡党委给予楚天齐同志警告处分,责成其继续跟进处理这件事,直至完全圆满解决。”

    温斌放下报告,“大公无私”的说:“待党委批准后,上报县委县政府。”

    温斌停止了说话,大家都把目光集中到了楚天齐身上。

    会场还是那样静,可楚天齐的心里却像滚开的水一样翻腾着,温斌的话说的似是而非,自己又没法辩解,现在他把责任全部扣在自己身上,看来是早有准备了,那自己就勇敢的接下来,不能做懦夫。

    楚天齐正要起身,旁边的刘文韬拉了他一下,冲着他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温副乡长,现在把责任全扣在一个人身上有些不妥吧?”刘文韬已经站了起来,他没有顾及温斌的不满,继续说道:“首先,养猪的事是前任乡长搞的,烂摊子也是那时形成的。

    其次,乡里担保的事,在原乡长签的三方协议中就有相应条款。

    最后,楚助理成功平息了上访,还经过努力,在春节前通过法院为养殖户要回欠款,还了利息。

    因此,养殖户还款这件事上,楚助理做了大量工作,是有功的,即使有些许不足的地方,也无关大局。现在还款期还没到,就这么早下结论,推出责任人,我认为是不合适宜的。”说完,刘文韬坐了下来,眼睛有意无意的扫了温斌一眼。

    刘文韬的话,让楚天齐心中暖流涌动,可温斌却恨的牙根痒痒:好你个刘文韬,当年就和我抢常务,现在又横生枝节,等有机会,我非收拾你。

    “还有人发言吗?”黄敬祖做起了和事佬,“这件事呢……,确实很棘手,时间不等人啊。虽然楚助理还没有把事情圆满解决,但也做了大量工作,这种态度值得肯定。

    但是,情不能代替理,而且有压力才会有动力,因此我认为政府方面拿出的意见还是中肯的,只是需要再修改一下。

    一是温副乡长不必自请负领导责任,什么事都自请负领导责任,那领导就什么工作也别做了。

    二是楚助理必须在还款期前圆满解决此事。

    三是如果楚助理没有圆满解决此事,给一个口头警告就算了。

    还有这个决议形成后,先不要报县委政府,乡里备案就行了,如果县委政府追问,再给他们。大家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要是楚助理能把这件事圆满解决了,是不是得记功啊?”又是刘文韬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们做为人民公仆,做好本职工作怎么能要求组织记功呢?”黄敬祖脸上神情变了一下,随即哈哈一笑,“当然,如果在楚助理的努力下,结果圆满的话,我请客,算是对楚助理的犒劳。”

    黄敬祖脸色一整:“就刚才的决议,大家表决一下,同意的请举手。”

    黄敬祖第一个举起了手,温斌紧跟着举手,众人纷纷举手,小姚看看楚天齐,也缓缓的举起了手。

    刘文韬说:“我保留意见。”他也是全场唯一没有举手的人。

    黄敬祖正准备宣布散会,忽然,会议室内响起了手机的铃声。黄敬祖见大家都看着自己,才意识到是自己手机的声音,急忙拿出手机,接通了。

    “你好。法院?找楚天齐?好,好。”黄敬祖和话筒里的人说着。

    听到这几个词,众人皆是一惊:难道是楚天齐犯法了吗?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