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绝对巅峰 第1023章 全是座山雕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赵飞扬看看手表:“下午三点半了。你从早上到现在还没吃东西呢!”

    王晓松赶紧站起来,拉着赵飞扬就往外跑:“这都已经三点半了,再有三四个小时就是晚饭时间了,我们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赵飞扬吃了一惊;“什么事情这么紧张?我就知道咱都忘了吃饭了。走吧,咱去吃点东西呗。”

    王晓松摇着头:“咱们要吃饭,那些客商也要吃饭。你忘了,昨天因为吃饭引出的问题?”

    赵飞扬一拍脑门:“对了,面条帮!我怎么把这茬忘了,老大,您说说这个面条帮怎么处理?我看要不然就跟住宿问题一样,咱直接让各个招待所的食堂,宣布出售平价饭菜?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你小子能动动脑子吗?饭菜这种事情,算是单纯的价格方面的事情吗?最麻烦的,还有这些面条帮的服务态度。价格高,卫生差,不说,动不动还抡着刀子威胁客人。

    就冲着这一点,面条帮跟酒店行会,就是两个不同的概念。酒店行会那是正常的市场行为,只是做的有点过分而已。面条帮这帮混蛋,这压根就是黑恶势力!”王晓松说道。

    赵飞扬轻叹一声:“您说,那怎么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面条帮的头头是什么人?我昨天可就让你去查了,查到没有?”王晓松问道。

    赵飞扬想了想说道:“我查了,好像是叫什么马伟洲。这个人是从西北来的,在滨莱新区干餐饮已经好多年了。

    我查过,这个人的确不是什么省油的灯。来滨莱新区之前,就已经是二进宫了。现在生死多岁,身边有一帮从西北跟过来的十几二十出头的小伙子。

    根据我们的调查,这些小子,都是西北穷山沟偏僻农村跟着马伟洲出来混饭吃的。没念过书,一个个都是二愣子。说是帮厨,但是很多时候还要充当保镖,打手的角色。

    所以马伟洲才能在本地迅速成为面条帮的头目,当然,除了马伟洲之外,还有几个骨干首脑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这个马伟洲就是靠着欺行霸市起家的了。这种人不打击,他妈的留着过年吗!”王晓松愤愤的说道。

    赵飞扬面露难色:“那我们现在直接去取缔他?这一时半会儿的,哪儿有什么证据啊。”

    “别管那么多了,你不是没吃饭吗?走,我们去光顾一下马伟洲。”王晓松说着,就直接拉着赵飞扬上了车,两个人驱车前往新区东一路的马伟洲餐厅。

    到了餐厅里面,王晓松老远就看见一个敞怀穿着白衬衫,带着白色厨师帽的大胡子,这个大胡子衬衫下面连个打底的背心都没有,直接就把圆滚滚的肚子亮出来,一只手捏着自己肚子上的肥肉,另一只手拎着一只紫砂茶壶,时不时的对着茶壶嘴儿喝上一口。

    “这个就是马伟洲?”王晓松问道。

    赵飞扬点点头:“没错,就是他。”

    “吃啥!”

    两个人正说着,冷不丁的一个愣头愣脑的小伙子走过来,在两个人面前‘墩’下了两杯茶水,茶杯硬生生的墩在桌面上,茶水一下子飞溅出来不少。

    放下茶杯的那一刻,两个人就看见,那小伙子两根大拇指都泡在茶水里面,一看就让人食欲全无。

    王晓松接过菜单,随便点了四五个菜,赵飞扬问道:“老大,就咱们俩人,这能吃完吗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肯定能吃完。那个主食就给我们来上一盘炒面片,牛肉的。”王晓松最后叮咛了一句。

    小伙子点点头,就转身离开了,这时候,王晓松就看见,有几个人蹑手蹑脚的走到店门口,怯生生的看着马伟洲。这时候,四五个马伟洲 手下的愣头青,直接拎着板凳就冲上去,用一口听不懂的,浓重的西北方言咒骂着这些人。

    这几个人不断的求饶,似乎是在恳请他们,想要去跟马伟洲说句话。只见马伟洲闭着眼睛,微微抬起一只眼皮,从鼻腔里面发出了恩的一声,那几个愣头青才慢慢散开,让几个来访者走到了马伟洲面前。

    王晓松皱着眉头,正好,这时候菜上来了。王晓松一边看那边的情况,一边跟赵飞扬两个人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等到两个人吃了一半,就听见旁边的桌子,好像在买单的时候,跟这家店的服务员起了争执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家店怎么能这样!我点的六道菜而已,怎么能收我四千块!”那个客人说道。

    一个带着浓重鼻音的服务员冷冷的说道:“我给你念念,烤羊腿一百二十八一位,你们六个人,六百四十块!抓饭四十块一位,你们六位,两百块。大盘鸡八十八一位。”

    不等服务员说完,那个客人惊讶的说道:“你说什么呢!你家的菜还按位卖呢!你这分明就是一份的价格!”

    王晓松皱了皱眉头,也从旁边拿起了一张菜单,果然,菜单上面没有标明单位。只是在烤羊腿的图片后面,写着一百二十八块的字样。

    这么说来的话,不管什么饭菜,那都要按照位数加一倍。对面五个人,他们点的菜按照菜单上的价格,应该是六百左右,结果被放大六倍之后,加上酒水餐具服务费用,居然要花费四千块!

    这一桌饭菜,实在是对不住这样的价格。那个客人恼火的说道:“我现在就给物价局打电话!”

    “你打球呢打!”那个愣头青服务员劈手就夺过手机,这时候,又有四五个服务员拎着板凳,菜刀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打电话嘛,让你们打,但是你们打完电话就走不了的嘛!”另外一个服务员怒道。

    “我,我给你们录下来,发到网上去!”那几个客人气的声音都发抖了。

    几个服务员直接围住他们:“你敢发一个试试!把东西删了,要不然今天让你们走不出滨莱县!吃不起就不要出来!你们几个也不嫌丢人!”

    王晓松皱着眉头,而赵飞扬的脸色已经黑的不能再黑了,这时候,王晓松就说道:“飞扬啊,今天这个事情你要负责的!”

    赵飞扬咬着牙:“妈个巴子的,我以前派人来检查过。这帮混蛋检查的时候一个个都是和蔼可亲的西北老大哥,谁知道都是他娘的座山雕!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