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绝对巅峰 第1211章 财阀的野望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机器已经关了,你我现在可以好好聊聊了吧。”段长亭说。

    “我无所谓,只要您不嫌弃,我建议您还是开着这玩意儿吧,免得发生什么事情说不清楚。”王晓松说道。

    段长亭没有回应,只是走到讯问室门口,直接又锁上了门,转过身来坐在了王晓松的对面:“我说,王主任你现在还没看出来吗?这次这么大的阵仗,是已经要摆明了要让你背黑锅了。”

    王晓松笑笑:“背黑锅,为什么?”

    段长亭皱眉;“我知道您现在可能不太信任我,这些我现在不管。我现在说出我的情况,您自己判断!”

    听见段长亭这样说,王晓松的表情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,但是他已经感觉到,对方似乎真的而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说了。

    “您猜得不错,我以前的确曾经是汪书声的人。但那都是无奈之举,我想今天的您应该更能理解这种感觉,我一个小小的市局副局长,在人家汪书声面前,连一点挣扎的余地都没有。他想把我收归己用,我也就只能听他的。

    现在汪书声是没了,但是您肯定不知道,汪家最可怕的不是汪书声,却是汪书声的女儿!她虽然现在已经成了外籍,但是却凭借海外资本的支持,成为了投资界的一个隐形财阀。

    她继承了她父亲的野心,但是走的路子却跟她老爹不一样。她老爹是走仕途,来争得一片江山,她则是通过玩儿资本游戏,来满足自己的控制欲。

    她的所谓老公史蒂夫,不过就是她的众多垫脚石之中的一块而已。最危险的是,汪书声身死之后,她已经迅速的接管并控制了汪书声的权力网。

    昔日曾经拜在汪书声门下的那些门生故旧们,现在基本上已经重新投入到了汪书声的女儿,Daisy汪的麾下。”段长亭说道。

    王晓松皱眉:“段局长,您跟我说这些,是想干嘛?”

    段长亭顿时就急了:“我说道现在您难道还看不出来我的意思!好,我知道您不相信我,只身投靠从来都不为人所信任,我需要拿出来的是一份‘投名状’,您想要什么,说吧!”

    王晓松的心中顿时就开始嘀咕起来,段长亭作为川洋市公安局的副局长,现在居然好像一个惶惶不可终日的丧家之犬一样。

    这一点本身不难理解,一朝天子一朝臣,汪书声重用段长亭,不代表他的女儿也会重用段长亭。

    不,不光是没有重用他,权力更替的过程中,总会出现牺牲品,从现在这个情况看来,段长亭大概是闻到了什么气息,他是为了自保,才来向王晓松舍身投靠的。

    那么到底要不要接受这个人的投靠?王晓松举棋不定。而且说回来,他的投靠,到底是真心的吗?

    投名状,真的要跟他要这么一份投名状吗?

    王晓松思索着,段长亭就坐在他对面,默默地等候着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王晓松抬起头来:“既然这样,你先跟我说说,徐宁的死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段长亭一愣,深吸一口气:“这件事情我本来是不知道的,我发誓。汪书声在市局埋下的眼线绝对不只是我一个人。而且我的身份,跟徐宁工作上的交集其实并不多,让我负责监视徐宁的话,反而会有破绽。

    但是当时,局里已经有了很多关于徐宁要倒霉的风言风语。我是到了徐宁出事之后才知道的,当天下午汪书声一通电话打过来,让我帮他解决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我那时候才知道,他对徐宁动手了,打电话给我,就是让我帮忙擦屁股。我承认,我的确是曾经试图将徐宁的案子信口雌黄,指鹿为马的说成是意外事故。

    而且也是我放出风声去,给局内的同事们压力,不让他们去吊唁徐宁的。但是当时我真的是没办法,汪书声压着我,我只能这么干。”

    王晓松皱眉,听上去,段长亭说的好像是真的:“那这个Daisy汪到底有什么背景,你说清楚我就信你。”

    ‘汪书声是个超级野心家,他早年送女儿出国留学。这个女人,跟别的那些官二代不一样。年轻的时候,绝对是一个超级优秀的学生。

    汪书声没有儿子,本来是想让她继承衣钵的,但是她很有自己的主见。在西方国家的见闻,让她认为,在资本世界中,真正的权力永远是跟随资本在走的。

    从那时候起,她完全不凭借乃父的势力,完全靠着自己,进入投行。一步一步的往上爬,最终自己另立门户,凭借着自己在投资界的人脉,做的风生水起。

    直到这个时候,她的目光放回了国内,父亲也是她的人脉,她想要趁着汪书声尚有余热的时候,用他的人脉帮自己在国内建立基础。所以说,她的目标就是华东省。

    史蒂夫的制药厂项目,不过就是一颗投石问路的棋子而已。不出意外的话,她马上就会继续大手笔入局了。她要做的,是国内资本界的女王。’

    王晓松顿时就皱起了眉头,事实上,很多国内的官员,并没有这种危机感。在官员们看来,甭管你多有钱,权力始终是压制着财富的。

    但是事实上,即便是在华夏,财富,也永远是最有利的博弈筹码。

    放眼世界,权力跟着财富走,这句话说的一点没错。当年米国在费城公布独立宣言的时候,就已经确定了‘有产者’才具备投票权,就已经奠定了人类现代社会中的权力分配原则。

    而近些年,就可以看得更加明显了。商人进入政坛,往往都能风生水起。更有甚者,就像韩国这样的国家,整个国家都在被财阀裹挟。政府在国内的话语权,甚至远不如那几个财阀大集团的老板。

    而华夏因为国体之关系,一直在干预资本控制社会,民生的行为。而这个Daisy汪,似乎就是在打算,向着这样的现状发出挑战。

    她真正要做的,是把华夏变成第二个韩国。所谓制药厂的事情,的确只是投石问路啊!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