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绝对巅峰 第1106章 酒店房间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众人纷纷点头,边直接转身离开了这里。很快,赵飞扬最先传回消息:“张栓子今天晚上没在家住,而是在县委招待所附近的天和宾馆住呢。怎么办老大,要不要给他当场拿下?”

    王晓松吃了一惊:“张栓子住在天和宾馆?他住在那里干什么?他家不是本地的吗?他一个人待在天和宾馆不回家?这算是搞什么飞机?”

    赵飞扬说道:“我们现在也不是很清楚的,但是看这家伙的行动方式,他似乎是在防备着什么人。老大,这个人的背景资料我们之前也做过调查,就是个普通的混混。

    他们家三代都是普通平民,没听说过这家伙有什么权贵亲戚。这样的一个人,是如何掌握到那么多老板的把柄,逼走他们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问题就出现在这里。这些老板被张栓子勒索,但是却又不愿意说明,是被张栓子怎么勒索了。我们就更加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这样吧,你们先继续观察 张栓子的情况,看看他都跟什么人有接触。我有一种感觉,这个人不过就是一个小喽啰,他背后一定有大鱼。”王晓松说道。

    跟赵飞扬说完之后,王晓松就挂断了电话,让赵飞扬继续在现场布控,监视这个张栓子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之后没多久,赵飞扬的电话就又打过来了,这一次,王晓松听的出来,赵飞扬的声音有些哭笑不得的。

    赵飞扬说道:“老大,我现在知道这家伙为什么待在天和宾馆了。就在刚才,一个身材火辣面容姣好的女子上了天和宾馆七楼,敲响了张栓子所在房间的门,张栓子开门女子进去。现在估计两个人已经缠绵在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王晓松顿时就明白过来:“你看看那女子像是‘特殊职业’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还真是不像。我眼睛算是比较毒了,是姘头,还是职业的失足女,我是可以看出来的。刚才那个女人应该是张栓子的情妇,而不是花钱交易的失足女。”赵飞扬说。

    王晓松想了想,就决定自己过去一趟,很快,就直接来到了宾馆里面。这时候赵飞扬他们已经在宾馆同一个楼层开了一个房间,并且已经接入了宾馆的监控系统,可以在房间里面直接看到监控画面。

    大概又过了一个小时左右,那个女人就离开了张栓子的房间。而张栓子也在大概五分钟之后出了门。

    “让人盯紧他们两个人,千万不要跟丢了。看看他们两个人是去同一个地方吗?”王晓松说道。

    赵飞扬赶忙下令,很快,就有两组人分别跟踪这两个人而去了。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左右,两组人先后发来了跟踪的情况。

    先是张栓子这边的,张栓子离开酒店之后没怎么耽误,就直接回家了。根据跟踪的警员的观察,张栓子回家的时候,老婆应该是在家的。所以也就是说,张栓子今天是背着老婆出来跟姘头偷情的。

    至于那个女子,好像也是有家室的。而且她直接回到了工商局家属院,并且用自己身上的要是打开了门。警员走访了周边的邻居,确定了女子的名字叫做陈海燕,她的老公是县工商局的工作人员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赵飞扬问道。

    王晓松皱着眉头,思索片刻之后说道:“这样,想办法先控制住陈海燕,把她传唤到局里再说。但是记住,一定要保密,绝对不能让张栓子知道陈海燕被传唤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,那我现在就让人去安排。”赵飞扬说道。

    赵飞扬先是给工商局的熟人打了一通电话,很快,赵飞扬的熟人就辗转找到了陈海燕的老公。十几分钟之后,陈海燕的老公就匆匆出门,赶往工商局,要处理一些‘紧急事情’。

    当确定家里就只剩下陈海燕一个人的时候,两个警员走到陈海燕家门口,敲响了他们家房门,等到大门打开,警员亮明身份,就直接将陈海燕带回到了县公安局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王晓松跟赵飞扬两个人也已经回到了县公安局这边。两个人坐在赵飞扬的办公室里面,观看者谭峰讯问陈海燕的实况。

    “你跟张栓子是什么关系。”谭峰问道。

    陈海燕支支吾吾的:“我们,我们,我们是朋友,好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在一个酒店里面开房间的好朋友?”谭峰说道。

    陈海燕脸色一变,好像很时紧张。这时候,谭峰就说道:“陈女士,我们无意破坏你们的家庭和睦。看得出来,你虽然跟张栓子在一起,但是你还是很在意你的老公的。

    我们警察在办案的时候,不一定非要把你的事情捅出去。所以请你配合我们。老老实实的交代你跟张栓子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陈海燕忽然之间哭了出来:“我错了,我就是一时糊涂。是张栓子追求 的我,他老是给我送各种礼物。还经常请我吃饭,请我出去玩,慢慢的我就,我后悔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你对他有什么了解,这个人是干嘛的?你知道吗?”谭峰又问。

    陈海燕抽泣着,张了张嘴,却又有些犹豫。谭峰再次给她宽心:“你配合我们,你就没问题。我们警方不会搞牵连的,这是我给你的机会,你要抓住。”

    陈海燕这才鼓起勇气说道:“其实我怀疑过张栓子不是好人。这家伙好吃懒做,但是却出手阔绰。他跟我说他就是个给老板打工的,还说他的老板在滨莱新区没人敢惹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有没有说过,他的老板到底是谁!”谭峰赶忙问道。

    陈海燕哭丧着脸:“我真的不知道,我只知道,这个家伙好像对酒店很熟悉。他身上有很多酒店的会员卡 。多的有点不正常,我就知道这么多,求求你们别逼我了。”

    眼看着陈海燕的情绪已经崩溃了,审讯也就只能到此为止。然而王晓松却露出了一个笑容:“我觉得,我们需要知道的东西已经知道的差不多了。这样吧,我提几点意见,照着这个思路查查看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