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绝对巅峰 第1078章 破碎的珍品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周博谦的言辞听上去并不明朗,王晓松很清楚,这种人说话留一半,已经成了骨子里面的毛病了,恐怕到死都改不了。既然他不愿意说,那就让王晓松自己来说吧。

    说到了这里,王晓松清了清嗓子:“其实这件事情的解决方法并不难。周先生是生意人,商人重利,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。

    我是官员,您觉得我是想给自己捞政绩也好,还是想要真的为民办事也好。这个再生能源系统,我是一定要搞的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我们双方的需求就很明确了。您要的是利益,我要的是能源系统成功建设并启用。我想您也早就发现了,这两点其实并不冲突。”

    所以我现在给出的解决方法是,您高抬贵手,放过我的这个项目,让这个项目顺利完成。

    半年之内,最快两三个月,我一定能够提出让你足够感兴趣的新项目。简单来说,之前我在跟城投公司合作的环保材料厂的事情,您想必已经看到了。

    我王晓松的确是投身仕途,但是我赚钱的能力,不必普通的商人差。到时候您若是有兴趣,我一定以最优厚的条件跟您合作。那时候您同样也是有利可图。”

    王晓松说了这么多,简直是口干舌燥,他忍不住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,润了润嗓子。等到茶杯 端在手上,才觉得手中的物件触手生温,光泽细腻,简直如同一件艺术品一般。

    这时候,周博谦呵呵一笑说道:“环保材料厂,我听说过。我说句题外话,王局长听说过竹林七贤吗?”

    王晓松一愣:“周先生说的是西晋时期的七位狂士。以阮籍等人为首,以竹林为聚会之地,整日激扬文字,豪饮美酒的那七个人?”

    周博谦点点头:“竹林七贤除了好酒之外,他们也好茶。当时的瓷艺中心在会稽一带,流行的就是你我手中的这种白胎瓷杯。而且文人雅士,多喜好在自己的茶具上题词。

    就我们手上拿着的这种,乃是我几年前从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买来的,花的钱多达七位数。东西到手之后,有人建议我去进行一次碳十四检测。来确定这东西的年代,这样才能增加这东西的收藏价值。

    但是 王局长,您猜猜我当时怎么做了?”

    王晓松心里忽然之间咯噔一下,他感觉到这个周博谦话里有话,但是一时之间有莫不清楚周博谦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他只能苦笑一声说道:“周先生,我愚钝,您请说吧。”

    周博谦干咳了一声:“我当时二话没说,就让人直接请来了一位茶艺专家,让他给我把东西煮了消毒,然后第一时间弄了一泡好茶来品尝。”

    这的确是让王晓松吃了一惊,王晓松虽然对古玩不是很了解,但是一些常识还是知道的。像是这种有年头,甚至曾经被某位名人雅士使用的东西。最重要的就是使用碳十四检测,证明这东西的年代。

    但是一旦用水煮之后,就会直接让这东西失去被检测的价值,因为上面的所有可以表明此物品年代的细小元素已经被破坏掉了。

    看见了王晓松惊愕的样子,周博谦呵呵一笑:“很吃惊吗?王局长可能不太清楚我这么说的目的,那是什么呢?

    我是说,我这么一个愿意花七位数,买来一点情怀,水煮之后 用来泡茶的人。对什么利益的追求已经不高了。

    王局长你假定我是为了钱来跟你抢项目,那就错了。我要的不是钱,您总该记得我第一次见您的时候,提出的要求是什么?

    我要的是成绩,是孙正阳的成绩,我要他用这样的成绩入住环保部。这才是我的要求。”

    王晓松忽然之间皱起了眉头,他已经明白了。周博谦这个家伙的野心不在于钱,不不不,应该说是不只是钱!他要的是让孙正阳进入环保部。说白了,他就是要变成一位高官的‘干爹’。然后用权力回过头来 创造财富。

    王晓松看着眼前的这个,端着茶杯,言语温和,慈眉善目的老人。却意识到,眼前的这个安静的老人,随时随地都可以信手翻腾器一片风雨。

    而且他的目标,他的野心都已经表明的很清楚了。他要的是什么?他要的是一个商业帝国,一个横跨政商两界的庞大关系网!

    而他,就是稳坐中军帐,仿佛罗织着这张大网的那么一只‘硕大的蜘蛛’。

    王晓松皱着眉头,轻轻地吸了一口气,这时候就听见这个周博谦笑了一声:“王局长,我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够明确了。

    你现在想要怎么样,那就是你的选择了。接下来的事情,还要看你 怎么办。我唯一能够补充的是,我培养的,不只是孙正阳一个人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有很多跟你共事过的人,都是我周博谦一手送上去的。我可以让一个人步履维艰,同样也可以让一个人平步青云。

    想怎么选,那就看你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把威逼和利诱两种方法全都用上了。王晓松忽然之间冷冷一笑:“高手,高手。我今天才算是见识了,周先生,您是绝对的高手。我服气,一百个服气。”

    周博谦依旧笑而不语,端起茶杯说道:“王局长,喝茶。”

    王晓松笑着端起茶杯,轻轻地饮了一口,忽然之间一松手,茶杯直接摔了下去,掉落在大理石地砖上面,顷刻之间就碎成了一堆渣滓。

    饶是周博谦,也顿时露出了心疼的神色。是啊,毕竟是七位数买来的东西,他可以让人煮了,示意自己放弃这东西的鉴定价值,来彰显自己的情怀。

    但是说到底,那样做不会损坏这物件。然而王晓松居然这样摔碎了一只杯子,让他怎么能不心疼。

    王晓松却 呵呵一笑:“哎呦喂,手滑了。这可不得了,七位数买来的东西,把我卖了也赔不起啊。不对,您也没法鉴定年代,谁知道这玩意儿是不是街边批发来的。我赔个二十块,够了吧?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