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绝对巅峰 第859章 模糊的线索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王晓松摇头:“我不是什么出头鸟,我只是一个替他掏钱的人,需要多少钱,我赔给你。”

    大块头上下打量了一番王晓松,发现王晓松的衣着算不上名贵,但是整个人透出的气质,却很明显不是泛泛之辈。

    于是乎,大块头就把这个主动要求‘赔偿’的人当成了冤大头,微微一笑说道:“行啊,那我的精神损失就指着你了。什么都别说了,一万块你走人。”

    王晓松一皱眉头:“朋友,你这样就算是讹诈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!你他妈的再说一遍!”大块头顿时一脸狂怒的样子。

    事实上,王晓松根本就没说什么冒犯的话,大块头故意这样,就是想要吓唬住王晓松。一边说,还一边往前走,自己的一对儿胸大肌就照着王晓松压过去。

    然而王晓松一步也不退,只是站在原地说道:“朋友,我提醒你。你刚才要的一万块,如果严格按照法律条文来判断,已经涉嫌讹诈了。而且一万块的数额,已经足够立案。

    如果你现在再对我动手的话,那性质就更严重了。我看你年纪应该不大,不超过三十吧。这样说来的话,我希望你最好能冷静一点,千万别做傻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给我装什么装!他们的穷鬼没钱还想过来充大头,没钱也行,那就给我的车子跪下来道歉,要么你跪,要么他跪。”大块头说道。

    这时候,大块头身后的那十几个小混混,也开始起哄起来,他们的声音整齐,很有节奏的不断喊道:“跪下来,跪下来,跪下来!”

    王晓松深吸一口气,没有说话。就听见陆飞在后面嘟囔了一句:“这个地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脏了。”

    陆飞的声音不大, 但是正好被大块头听到,这个家伙一瞪眼:“小子你说什么!?”

    眼看着这家伙想跟陆飞动手,王晓松不能再等了,直接出手,一伸手就拽住大块头的手腕,往后一带。别看大块头的身高体重都有碾压优势,但是巨大的身高导致他行动起来惯性太大。王晓松只是在旁边一干扰,这个家伙就直接倒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眼看见带头的人倒下,后面的那帮小混混顿时也就激动起来,仗着人多势众冲上来要动手。王晓松苦笑一声,自己刚才一直都在试图和平解决这件事情,结果到头来还是逃不过要动手啊。

    好吧, 动手就动手,这十几个小瘪三,自己还能怕了不成!

    别看对方人多,王晓松只是一拳撂倒了冲在最前面的第一个,就直接让后面的人心中凛然,手上的动作,也都变得缓慢变形了起来。

    双方交手一分多钟的时间,这时候,就听见有人大喊一声:“警察来了!”

    这帮骑摩托车玩儿的,大都是一帮没有驾照,随便弄辆车就弄到公路上来过瘾的年轻人。跟那些真正的摩托发烧友其实不一样。

    他们的车子,一旦被警察发现,被查扣那基本是没有悬念的事情。小年轻本来收入就不高,一辆摩托基本上就是他们两三个月的薪水了。一听见警察来了,就顿时作鸟兽散。

    王晓松坐在路边的一块石头上,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,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。而陆飞还在很激动的,对着那个大块头拳打脚踢。

    等到警察过来,两个人上来拼命拦着陆飞,才算是正式结束了这场闹剧。

    谭峰走过来:“王主任,这事情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处理?依法处理。这个大块头涉嫌敲诈,伤人。那个小子,对说的就是他,陆飞,寻隙滋事,打架斗殴,该拘留就拘留。”王晓松说道。

    谭峰露出为难的样子:“陆飞也拘留啊?”

    “怎么?你不敢啊,不敢就算了,当我没说。”王晓松轻蔑地笑了一声说道。

    这种语气说这种话,简直比指着鼻子骂娘还刺激人,谭峰苦笑着点点头,一挥手:“这些人全都带回去。”

    到了午夜的时候,王晓松去了公安局的拘留室,就在里面见到了陆飞。陆飞低着头,脑袋上让人家打的一块青一块紫的,好像很沮丧的样子。

    王晓松走到陆飞身边:“小子,今天玩儿的东西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陆飞摇摇头:“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你挨打挨的该!口口声声叫我师父,我来跟你求证一件事情,就非要说我把你当成了嫌疑犯。你要是嫌疑犯我犯得着去街头跟一帮痞子动手!”王晓松怒斥道。

    陆飞忽然之间眼泪就掉了下来:“师父我错了,是我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事情回头会查清楚的,今天的事情是你惹的。老老实实在这里给我闭门思过吧。出来以后给我好好干,也算我没有白替你操心一场。”王晓松说道。

    最终,王晓松转身离开了这个地方,但是没有离开公安局,而是直接到了赵飞扬的办公室:“对了,让你调查的事情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赵飞扬长叹一声:“你让我找到那个传闻中,涉嫌破坏楼梯结构的匠人。但是那个家伙好像已经提前得到了风声,跑的无影无踪了已经。”

    王晓松吃了一惊:“他是什么时候失踪的。”

    “时间不长,就在我们调查结果出来之后,认定这个匠人有嫌疑,就决定传唤他。我们负责传唤这个家伙的民警到了他们家之后,就听见他老婆说,这个人刚刚走了不到一个钟头。”赵飞扬说道。

    不到一个钟头!?

    这个家伙怎么会知道警方要上门找他?会是巧合吗?不不不,王晓松坚信,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巧合。

    然而,如果这件事情不是巧合的话。这个涉嫌毁坏房屋结构,造成两死多伤重大事故的匠人,凭什么就能跟未卜先知一样。在警方去传唤他之前不到一个钟头的时间,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呢?

    王晓松皱眉:“这个家伙离开之后,有没有使用身份证买票,住宿之类的?”

    赵飞扬摇了摇头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