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绝对巅峰 第857章 祸起萧墙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现在虽然是下班时间,但是陆飞在闭门思过期间,居然窝在宿舍里面玩儿游戏,这让王晓松感觉到,这小子的反省态度,实在是不够好。

    王晓松很恼火,直接就用拳头砸门。滨莱县政府的宿舍是那种老式的宿舍楼,至今已经有了二十几年的历史了,王晓松狠狠砸在木门上面,门框都在微微的晃动。

    陆飞吃了一惊,赶紧走过来开门,一看见是自己的师父,就跟做贼似的赶紧冲回去,一把关上了电脑的屏幕。

    这小子也是忙中出错,电脑的屏幕关掉了,但是音箱却还开着,里面不断的传出各种夸张的游戏音效。陆飞站在原地,低着头,好像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样。

    王晓松径直走到陆飞的书桌对面,拉开一张椅子坐下来:“关了。”

    陆飞点点头,重新打开屏幕,退出游戏,关闭了电脑。拿了一只小板凳放在王晓松面前,自己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在宿舍闭门思过两天时间,你现在倒好,打游戏打的很开心是不是。”王晓松说道。

    陆飞哭丧着脸:“师父,我真是不明白,我到底错在什么地方!他们马上村的村民都是成年人,他们加盖的房屋质量是什么情况,他们心里难道没数吗?

    明明知道这些东西盖起来就是危房,但是却还在一层一层的加盖。他们自己找死,跟我有什么关系!

    我知道,我们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有纪律,有原则。人民群众是伟大的,光荣的。不管他们做了什么蠢事,我们也不能指出来!

    反正错误一定都是政府干部的,这就是你们所谓的‘政治正确’!我现在真是受够了,如果不是考虑到你们的立场,我现在就直接发一篇博文当面跟那个造谣的混蛋辩论!”

    王晓松皱着眉头,试探着问道:“我问你,你跟发生事故的那家人,雇佣的匠人有私交?”

    陆飞楞了一下,连忙摇头:“不,算不上是什么私交,我就是。”

    说道这里,陆飞忽然之间不再说话了,王晓松能够感觉到,陆飞一定有什么事情在瞒着自己,当下厉声喝问道:“想什么呢!是个大男人就别给我扭扭捏捏的!刚才想说什么,现在就给我说出来!”

    陆飞皱着眉头:“师父,我,我。”

    看着陆飞支支吾吾的样子,王晓松失望的意识到,赵飞扬说的,很有可能是真的。忽然之间,王晓松气不打一处来,直接一巴掌打在了陆飞的脸上。

    这一巴掌打的够狠的,陆飞的脸上顿时就出现了五根清晰可辨的手指印,整个人一下子就让打蒙了,几秒钟的时间里面,半张脸就肿的老高。一只眼睛都快睁不开了。

    陆飞震惊到:“师父!你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干什么?赵飞扬已经跟我说了。陆飞,你要是个男人,要还认我这个师父,你就跟我说实话。这件事情,是不是你让那个匠人干的!

    我告诉你,现在警方已经盯上你了。赵飞扬来找过我,我没有表态。我现在就是要来听你的一句真话。

    当初你因为赛车的手艺拜我为师,说实话我教给你的东西没多少,现在我这个师父就给你上一课!你是个人,是个男人,就要敢作敢当!”

    陆飞捂着脸,咬着牙说道:“师父,我说的是真的!”

    “是真的?那我问你,在事发之前的一天,下午的时候,你当时在什么地方!”王晓松问道。

    陆飞一脸惊愕:“你怎么知道?我,我当时,我当时跟那个匠人在县城的茶楼。”

    “你总算是承认了。”王晓松气呼呼的说道。

    陆飞疯狂的摇头:“我只是请他去喝茶,我没有让那个匠人做那种事情啊!师父你为什么就不肯相信我呢!”

    王晓松没有说话,他在考虑,他在考虑,陆飞说的话有几分真假。他一直以来都自诩清楚这个徒弟的秉性,但是人总是会变的。

    陆飞已经承认了,曾经跟那个匠人在一起‘密会’,却死活不肯承认,曾经让这个匠人对房屋动手脚的事情,他说的到底是真的吗?

    然而,不等王晓松做出反应,陆飞的情绪已经崩溃了。

    一个大男人,就这样站在王晓松面前,满脸都是委屈的泪水,咬着牙说道:“师父,你不信我!你宁愿相信那些捕风捉影的传言也不肯信我!难道你真的认为,我是那种为了成绩可以草菅人命的人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陆飞咬着牙,忽然之间一脚踹在后面的电脑屏幕上,怒吼一声,直接冲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陆飞的反应让王小松感觉到很意外,那种歇斯底里的愤怒和委屈,绝对不是装出来的。王晓松感觉到,自己真的有可能误会陆飞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王晓松赶忙站起来,想要追上去跟陆飞说清楚。然而已经晚了,就这犹豫的十几秒钟时间里面,陆飞已经飞快的跑下了楼,直接冲进了后面的停车场,开着自己的车子,冲出了政府宿舍。

    王晓松赶忙掏出手机来,就要拨打陆飞的电话,结果却听见陆飞的手机响了,这才发现陆飞走的时候,根本就没有带手机。

    一个现代青年,出门的时候连手机都不带,可以看出陆飞当时有多愤怒了。王晓松开始后悔,自己为什么要用那种冰冷的语气跟陆飞说话。

    自己应该来跟陆飞求证,而不是质问啊!

    最终,王晓松给赵飞扬去了一通电话,要求赵飞扬通知手下的警员,在全县范围内寻找陆飞。但是找到之后不准轻举妄动,一定要通知王晓松,让王晓松出面去跟他谈。

    赵飞扬答应了王晓松,赶忙就把任务布置了下去。而王晓松则有些忐忑的坐在了陆飞的椅子上,心里忽然感到一阵心乱如麻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眼看着夜已经深了,却还是没有听见陆飞的消息。王晓松忽然之间有了一种不太好的感觉,这小子该不会是做了什么傻事吧?

    一死以证清白?陆飞这混蛋不会这么缺心眼吧!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