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绝对巅峰 第780章 技巧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两个人就好像在做题目的理科学生一样,一点点的,将这件事情的始末整理出来,然后将每个节点中,有疑问的地方罗列出来。

    最终,两个人发现了,整个事件最终,最关键的两个问题。

    谢宏找王晓松来说这件事情,是为了让王晓松对他网开一面,那么谢宏会不会是故意透露给王晓松一个假消息,来陷害王晓松呢?

    其次,如果那个哥窑黑釉八角盏真的是赝品的话,悦旅公司为什么要用一个赝品来行贿?难道他们就不怕梅树林知道这东西是赝品之后,直接恼羞成怒跟他们过不去吗?

    王晓松沉思片刻之后说道:“第一个问题其实不难回答。我觉得谢宏应该不是故意给我透露假消息的。他应该真的是偶然碰见的。”

    梁斌一脸正色:“好,你说说你的依据。”

    “谢宏找我,目的是让我对他网开一面。如果他知道这个消息是假的,他是不敢跟我这么说的。否则的话,我是不会轻易放过他的。

    而且我们也知道,谢宏当时也告诉过我,他送给过梅树林一个仿品的汝窑天青釉梅瓶。这件事情可是千真万确的,而且他本人还因为这件事情被纪委调查。

    所以,不管从哪方面看来,谢宏都不是在故意说谎坑害我。”王晓松说道。

    梁斌点点头:“如果真的是这样,至少我们还能相信谢宏提供的其他消息。也就是说,钱文忠当天去给梅树林送八角盏的事情,是真的。而不是故意在设局坑你。”

    王晓松点点头:“但是第二个问题,就很难解释了。钱文忠从梅树林手上,弄到了一个闭着眼睛也可以每年净收入数千万的项目,难道真的就这么抠,用一个几百块的假货来坑梅树林?

    这没道理的,梅树林不是外行。就凭我从拍卖行那边拿到的资料来看,浸淫此道已经有多年了。总不至于连一个仿品都看不来!”

    “的确,这的确是一个让人想不通的事情啊。”梁斌说道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门口传来了一阵敲门声,梁斌一回头:“请进。”

    梁斌的秘书小吴,从门口走进来说道:“梁主任,还有五分钟就要开会了。”

    梁斌点点头:“晓松,你先回去吧,这件事情我们再一起想想。我有一种感觉,只要能想通这件事情,我们就能搞清楚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梁斌离开,王晓松也赶紧离开了梁斌的办公室。走出新区政府大楼,王晓松一个人开着车子在公路上行驶着,一边开,心里就充满了疑问。

    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?为什么悦旅公司的人,要用一个几百块的便宜货,给梅树林呢?难道他们真的只是‘君子之交淡如水’,送的就是便宜货?

    不可能!梅树林这个人吃相难看是出了名的,用这种便宜货怎么可能打发了梅树林!

    脑子里面不断地想着这件事情,慢慢的,王晓松就把车开回了自己的家中。自从王晓松当上了这个综合执法局局长之后,就又一次进入了高强度的工作状态,已经好几天都没有回家了。

    回到家的时候,家里人基本上都已经睡了,只有梁宝伟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电视。

    看见王晓松回来,梁宝伟一脸的惊喜,赶紧走上来迎接丈夫:“晓松,你怎么今天回来了?”

    王晓松无力的笑了笑,一回到这个港湾之中,王晓松就觉得浑身没劲,就只想坐下来好好休息,享受片刻的静谧。

    坐在沙发上,梁宝伟端来了一杯凉茶:“喝两口消消暑。”

    说完,梁宝伟就直接坐在王晓松身边,轻轻的依偎在王晓松肩头。这个女人或许不够精明,也远远没有王晓松身边那些女官员的干练,持重。

    但是梁宝伟有一点,却是他们不能比的。她很懂得在男人疲倦的时候,给他提供一个安静的角落,不说,不问,就这样,安安静静的提供给他妻子的温存。

    这时候,电视上正在播放一则新闻,说的是一个女大学生毕业之后,靠卖画月入十万,才刚毕业一年,就在家乡给父母买了大房子的事情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王晓松微微一笑:“现在的孩子们真是越来越厉害了。我到现在还没给老婆孩子买大房子呢。”

    王晓松的语气中,带着几分调侃,几分歉疚。这时候,梁宝伟微微一笑:“你用不着这样。人生在世,有屋瓦遮头,三餐温饱,就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在你的位置上,你要是想给我们娘俩弄一个大房子还不简单?但你要真变成了那种以权谋私的人,你就不是我心里那个高大伟岸的丈夫了。”

    王晓松微微一笑,妻子总是会用这种方法来安慰自己。王晓松轻轻的揽着梁宝伟的肩头:“你说我要是不当这个官了,靠着自己的一技之长。跟这个电视里面的姑娘一样,赚点钱,我们舒舒服服的过小日子,怎么样?”

    这时候,梁宝伟噗嗤一声笑了:“晓松,你最近没上网吧。你什么时候上网看看你就知道了,这姑娘哪儿有电视上说的这么好。

    前几天这姑娘在网上刚火起来的时候,就有人提出了质疑。现在国内搞绘画的很难盈利,市场不够好。很多水平高超,但是没有名气的画家也很难达到这个收入水平。

    而且这个姑娘的画,外行看上去还凑合。但是只要是学过美术的内行人看,就会觉得色彩,构图全都很一般,放到美术专业学生的水准,恐怕连及格都困难。

    结果有人发现,这个姑娘的父亲啊,是她们家乡的一个检察官。现在听说已经有纪检部门介入调查。有人怀疑,有人通过购买这个姑娘的画,来向她父亲行贿!

    毕竟一幅画值多少钱,谁也没有一个规定对不对,这样一来,这行贿就行的毫无破绽了。”

    王晓松感慨了两句,夫妻两人又随便聊了聊。

    忽然之间,王晓松细细品味着梁宝伟刚才那句话,‘行贿行的毫无破绽’?猛然间眼前一亮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