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绝对巅峰 第618章 出事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王晓松不是笨蛋,所谓听话听音,现在刘国旗能够这样说,说明这家伙已经打定主意,要跟这件事情撇清关系了,但是即便这样,王晓松还是想要试一试,免得工作刚已开展,就用上强制手段,这样有可能会激起一些人的反弹情绪。

    王晓松笑着说道:“是啊,他现在就在塘南镇,而且他是塘南镇的大名人呢。你刘副镇长跟他是没出五服的兄弟,又是本镇的副镇长,你不知道他就在本镇,名下还有两家本镇规模最大的造纸厂?”

    “什么?您是说那两家污染我们镇上的造纸厂,是他开的?”刘国旗一脸惊愕的说道。

    王晓松深吸一口气,默默地告诉自己,不生气,不生气,这种人就是天生的演技好,跟这种人打交道,不能动气,因为你一旦动气,反而会落入这个家伙的陷阱里面去。

    最终,王晓松微微一笑说道:“看来刘副镇长你还真是不知情,不过既然这样也无所谓,刘副镇长至少应该是确定,他跟你是亲戚吧。”

    “对,我们的确是亲戚,但是您要知道,这塘南镇有一个刘家湾,村子里面一百户人里,有七八十户都是刘家本家。

    在乡镇上,一定要论亲戚的话,走到大街上扔一块儿砖头,能砸到一片亲戚,对不对?

    再说了,我们是给这个乡一级的人民政府来当这个干部,我们是国家的干部,所以就更不能动不动就跟什么人都攀亲,您说对不对。”

    好啊,这家伙还真是一个油盐不进的人物,时时处处都在撇清自己,而且王晓松能够感觉出来,这个家伙这样说,不只是为了明哲保身,甚至是想要通过这种想消极不配合的姿态,来警告王晓松,别在塘南镇乱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,王晓松没有立刻说话,而是轻轻的蹙眉,脑子里面就开始思索起来,按说现在对造纸厂进行整改已经是势在必行的事情了,就算梅树林对自己不满,如果交不出一点成绩来,梅树林本人也会脸上无光。

    所以王晓松可以断定,龙山镇的事情,梅树林未必会帮忙,因为王晓松判断,梅树林很可能跟那边有点关系,但是塘南镇这边,梅树林就算是做样子,也会在这里给自己帮点忙的。

    这样说来,刘国富,刘国旗他们这对堂兄弟,其实根本就没有跟自己叫板的本钱,现在的刘国旗,又为什么会这么嚣张呢?

    王晓松实在是有些想不通,但是最终还是微微一笑说道:“行,我明白了。不过我今天来这里想说的话,还是要说出来的,不知道刘副镇长你愿不愿意听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您这是什么话,王局长您这是带着县里的使命到我们塘南镇来的,您需要我配合做什么,我百分之百,绝对配合。”刘国旗说道。

    王晓松忍着怒火说道:“帮我好好劝劝你这个堂弟。你跟他说,我不管他过去是用什么手段,让那两家超标排放的造纸厂存活到现在,我只知道,这一次如果他继续顽抗的话,吃亏的肯定是他。

    他能够用短短几年的时间,从一个普通农民变成一个在本地知名的乡镇企业家,说明他是个聪明人,聪明人就不要干蠢事,这样对谁都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行,您让我劝他,我就肯定会去劝他。”刘国旗说道:“这样啊,我回去问问,看看能不能找到这个三儿的电话。

    不怕您笑话,我们两家这些年不走动,我是真心连他大号叫什么都不知道,要不是您今天说,我听见刘国富三个字都想不起来是谁呢。

    不过没关系,我估计应该能从别的亲戚那儿找到他的电话,到时候我跟他说,不过我这个不怎么来往的堂哥说的话,他听不听,那我就不敢打包票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尽力而为就行。”王晓松说道。

    说完之后,王晓松就起身要告辞,刘国旗赶紧伸手:“这就走了?一起吃个饭,中午咱们好好聊聊,关于这个环保治理,我还有很多事情想要向您请教呢。”

    王晓松冷冷一笑:“有什么好请教的,去年塘南镇全面歉收,其中有四百亩耕地绝收,四十五万斤粮食因为检验不合格遭到就地掩埋,这样下去,我估计塘南镇这个行政区划马上也就要撤销了,到时候你刘副镇长就轻松了。”

    王晓松说的很不客气,但是刘国旗却还是一副听不懂的样子,脸上嘿嘿笑着:“您慢走,您慢走啊。”

    王晓松直接离开了这里,这时候,门外有两个跟着王晓松在这里蹲点的局里的科员,就迎了上来:“局长,我们听说您到镇政府这边来了,就过来等您了。”

    这两个人,一个叫陈东,一个叫唐建斌,都算是局里的业务骨干,之前王晓松让他们组成另外一支调研小组,在塘南镇周边考察情况,按说他们现在应该在第一线等着,但是却跑到这里来等着自己,王晓松就觉得,这里面肯定有事儿。

    王晓松问道:“怎么了?怎么不直接给我打电话?”

    陈东苦着脸说道:“您的手机没电关机了,我们联系不上您,又来听司机说您好像提了一句,说是要来镇政府,我们就过来等您了。”

    王晓松摸出手机,这才发现,自己的手机真的已经没电关机了,就问道:“什么事情这么着急,一定要在这里等着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在调研的时候,车子让人给砸了。后来老郑气不过,在田埂上骂了几句,结果让人打了闷棍,现在已经送到县上医院去了,所以我们来给您汇报一声。”陈东说。

    王晓松顿时就皱起眉头,老郑是环保局里面的老司机了,多少年来一直兢兢业业,在环保局里面人缘非常好,想不到在这种时候,居然会碰见这种倒霉事。

    “那老郑现在怎么样了?”王晓松赶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估计挺麻烦的,我听医生说,老郑现在颅内压太高,有可能要开颅进行减压治疗。但是他们家条件不太好,未必能够承担这个手术费。”陈东说道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