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绝对巅峰 第653章 请人送神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卢阳的脸色已经那看到了极点,但是王晓松却还是觉得不过瘾,继续说道:“您要有什么难言之隐,需要放了歹徒,您跟我们说明白也行,别就这么一句话,不明不白的,这让我很难做啊。

    将来有谁说我王晓松收了好处当了贪官,跟谢宏沆瀣一气蛇鼠一窝,那我冤不冤啊。”

    王晓松的话听上去很客气,但是他的路子跟赵飞扬一样,最后一句‘沆瀣一气蛇鼠一窝’,分明就是在指着鼻子骂卢阳,却偏偏还让卢阳一点反驳的办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看见卢阳不说话,王晓松就给赵飞扬使了个眼色,后者就准备下命令,让人直接带走谢宏。

    这时候,谢宏拼命把脸伸出车窗:“卢县长,你不能不管我啊!这事儿怎么闹得?怎么一个小小的环保局长就能这样搞!”

    卢阳黑着脸,也不说话,就直接走到警车面前,把手放在警车引擎盖上:“总是今天你一定要放人。”

    赵飞扬嘻嘻一笑,说实话,自从当了这个公安局长之后,他这个脾气已经收敛了很多了,以前在部队上的时候,这家伙可是出了名的嘴上不积德,他那张嘴,堪称毒过僧帽水母,辣过墨西哥魔鬼椒。

    今天看见卢阳已经彻底不讲道理,就像用自己常务副县长的牌子来压人,赵飞扬索性就跟他过过招:“哎呦,卢县长真是有情有义,干嘛啊?跟我合伙唱一出铡美案?

    不过我不是包青天,您不是龙国太,这位谢总他不是陈世美,我这警车也不是虎头铡,您把手放在这里那也没用啊。”

    王晓松深吸一口气,就走到卢阳面前:“卢县长,我算是看明白了,您今天是铁了心不让公安的同志把谢宏带走是不是?”

    卢阳皱眉:“没错,我就是铁了心了,怎么样!我还想问你,你王晓松是什么情况?铁了心了一定要跟我作对是不是?我卢阳什么地方得罪你了?”

    “行了卢县长,您别这样说。今天这件事情,咱们都不肯让步,那这件事情也不能这么僵着。你让我放了谢宏其实不是不行,但是有一点,谢宏的犯罪证据,那是证据确凿!

    我现在放了他不难,他日有人来找我的麻烦,我怎么办?您今天给我一份书面命令,将来我对上对下,也都有个交代!

    有人问我,王晓松你为什么就把这么明显的涉黑人员给放了,我好说那是遵照卢县长的指示做的。这样总行了吧。”王晓松就说道。

    “放个人有那么难吗?要什么书面命令?你王晓松是谁?我的命令你会听?你要真听就现在放人,少给我来那么多弯弯绕!”卢阳说道。

    王晓松冷冷一笑,他现在觉得,卢阳这个家伙这样死保谢宏,里面肯定是有点问题的,既然你卢阳为了保谢宏已经不要脸了,那我王晓松何必 给你留面子!?

    想到这里,王晓松就直接说道:‘卢县长,别说是让我把这么大一个刑事犯不明不白的放了,就算是你商界买根油条,也得给人家五毛钱吧!

    现在你这一张嘴就让我做这种事情,那我就明确告诉你,我办不到!

    还有,你既然不愿意解决问题,那我找人过来帮忙解决问题,您不愿意让公安的同志走司法程序,那也行。

    这个谢宏是本地人大代表,他本人也是党员,那我就找县纪委的庞书记来指示应该怎么处理!’

    说着,王晓松就真的给庞乐打了一通电话,卢阳看着王晓松,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电话接通,王晓松就说明了这里的情况,还 特意的没有提到卢阳,指示说请庞乐过来指导工作。

    庞乐不是笨蛋,他知道王晓松在后半夜给自己打电话,绝对不只是指导工作这么简单,多半是在现场遇到了什么阻力,需要自己这个纪委书记上来帮忙。

    说实话,庞乐对于王晓松谈不上有什么好感,当然也没有什么恶感,就事论事而言,他觉得王晓松这份实干精神,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如果换成背的干部,恐怕是不敢在半夜打电话来把他一个纪委书记叫醒的,这个王晓松却能这样,只要是为了工作,皇帝都敢给你拉下马。

    庞乐苦笑一声,还是起身,也没有叫司机,自己开着私家车就到了现场。

    但是到了现场之后,卢阳其实已经撤了,他很清楚王晓松这个家伙从来都不是危言耸听,他说要给庞书记打电话,就一定会给庞书记打电话。

    真让纪委书记看见自己,毫无理由的为这个涉黑的商人开脱,卢阳恐怕自己就算是长了十张嘴也说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看到现场的残局,庞乐破天荒的开了个玩笑:“我说王晓松,你是不是觉得之前我调查你对我有意见,大半夜的把我叫到这里来,你以为我跟你们一样都是大小伙子呢?

    我都一把老骨头了禁不起你这样折腾,到底出什么事情了?你大半夜的请我过来,是让我帮你镇住哪方的大神啊?”

    “咱们县上有多少大神我不清楚,总之我就知道找您庞书记帮我送神,一送一个准。”王晓松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这时候,赵飞扬就说道:“是这样的,常务副县长卢阳,刚才忽然出现,阻拦我们执法,不过听见您要过来,刚才已经脚底抹油溜了。”

    庞乐呵呵一笑:“就是这么个事情啊,行,我知道了。那我今天就算是白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白来,您大半夜的过来了,我们的同志们不知道有多振奋呢。大家说是不是啊!”王晓松说这句话的时候故意把音量提高,果然,旁边的人都在附和。

    庞乐轻叹一声:“你们做这些工作,是好事。但是同时也要注意团结,今天我的牌子,算是帮你们送走了卢阳。但是要是有朝一日,我这块牌子不好用了,或者拦着你们的人不在乎,你们要怎么办?

    凡事还是多想想解决办法,尽量别硬来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